“双11”前李国庆俞渝反目,但当当“已成往事”


全文共3958字,阅读大约需要7分钟


“双11”大战在即,谁也没想到,20岁老牌图书电商当当,会以创始人夫妇连夜“撕破脸”的方式重回视野。10月24日,当当两大创始人李国庆、俞渝夫妇,在社交平台持续互怼并发布多份声明,把争议从公司控制权,扩大到私生活等全方面矛盾。这种基调下,“亲儿子”当当所面临的,不只是在电商头部阵营已经掉队的老问题,更为俞渝目前主导的当当转型之旅蒙上阴影。



当当两位创始人的恩怨持续升级,10月24日,当当发布回应《李国庆近期摔杯事件简述》指出,李国庆故意搞错时间,是铺垫被阴谋的手段,用戏剧化故事,炒作博眼球,力图用舆情影响婚姻诉讼。


当当否认“踢出管理层”:

李国庆故意搞错,力图影响婚姻诉讼


当当否认了“踢出管理层”、“股权被骗”、“逼走六个副总”等李国庆对俞渝的指摘。


以下为当当回应全文:


当当网联合创始人离开公司之后,最近几个月媒体炒作博眼球,力图用舆情影响婚姻诉讼,摔杯事件顺序如下


1. 李国庆7.18提交离婚诉讼,俞渝将近两个月后收到法院传票后得知诉讼

2. 7.22李国庆做海克专访,这是个自媒体,李国庆采访,是这个媒体第一篇稿件,刊登后被多处推送

3. 10.8号李国庆在腾讯“进击梦想家”摔杯,上了微博、抖音、知乎的热搜,一亿次阅读

4. 第二天,10.9号下午法院先见了原告律师,10.10号通知原告10.17号见面,双方律师参加

5.10.12日李国庆微博为“摔杯”道歉

6.10.14日、李国庆的“求职高手”在山东卫视播出

7.视频节目需要提前录制、后期剪接,国庆腾讯和山东卫视节目的录制时间,在八、九月

李国庆的访谈,讲了“雍正王朝”、“踢出管理层”、股份被“欺骗”、逼宫、赶走副总五个戏剧化故事


这五件都被扭曲,原“版本”发生在十九年前到两年前。李国庆在节目里,把几个“戏剧冲突”放在一起,不是简单地搞混了时间,是铺垫 “傻白甜”李国庆被阴谋的桥段


1. 一起看“雍正王朝”:十九年前李国庆与俞渝看雍正王朝电视剧,在九九年到零零年,俞渝回国不久。国庆在腾讯腾讯“进击梦想家”说2018年1.15号,跟俞渝看电视剧,俞渝表情不自然。第二天发生了“逼宫”。

俞渝1.15号在办公室待到半夜左右。如果口误,1.5号晚上,俞渝也在办公室,之前的元旦假期,俞渝在河北、崇礼

2. “踢出管理层”:没发生。5年多前李国庆、俞渝、管理团队商议决定李国庆退出管理

2014年夏天,李国庆、俞渝达成共识,俞渝全面接管当当,李国庆为此与副总多次谈话,表达自己很快50岁生日了,退出当当管理决心已定。

国庆完全退出当当管理,2015年1月财年开始执行

3. “股权被骗”:不存在,3年前股权做了分割

2016年8月到9月,俞渝、李国庆、儿子签署文件,56%、24%、20%。

商讨和文件签署历时几个月,律师、国庆、俞渝、公司管理层多人参加,没有“骗取”场景

4.“逼宫”:

2017年底制定下一年预算、李国庆说要“横推车”、要“报复”当当。管理层写了一封信。“逼宫”信主要内容:无论公司走何种道路,我们都将和PEGGY站在一起;李国庆必须离开当当。当当要“整肃”新业务。尽管是少数股份,管理层的权利不能被李国庆侵犯

5.”逼走六个副总”:没发生,当当管理层稳定。

过去6年,3个副总正常离职。XX品类业绩提升困难,14年提出,15年离开。XX,违反公司招标流程,2016年2月被处分后辞职。XX工作多年,离开创业,16年10月离职。现在经常为公司业务出主意、做诊断


李国庆在当当网经历


- 1999年底,联合创立当当网,任职CEO

- 2014年夏、秋季,董事长俞渝开始与李国庆、管理层讨论,未来李国庆不再负责当当网的管理,开始尝试新业务

- 2018春季,李国庆不再负责新业务

- 2019年初,李国庆、当当各自发布公告,李国庆离开当当网


李国庆:

要求平分与俞渝共持的当当股份


10月24日,当当创始人李国庆再度对外发声:拒绝当当董事长兼CEO俞渝提出的拿25%当当股权离婚的建议,要求平分。平分后公司由谁管理,尊重全体股东决议。


针对10月23日晚间俞渝的爆料。李国庆表示,1、当当网是我李国庆创立和管理;2、目前俞渝要求我接受25%股权就和平离婚,我拒绝同意,我要求平分。平分后公司谁管理尊重全体股东决议;3、俞渝不惜触犯法律,触犯道德底线的不实爆料私生活,她不是病了,希望影响公众舆论,为离婚分割股权给法院制造压力;4、请大家等待法院判决。


根据当当私有化后的公开资料,李国庆和俞渝合计持股93.17%。


据悉,在李国庆淡出之后,当当正围绕出版市场落地“场景化”战略,加速布局小程序、抖音等新兴渠道。不过,根据QuestMobile披露的2019年6月数据,当当月活不足1000万,与头部互联网企业动辄月活、日活过亿的势头相去甚远。


矛盾升级


业内人士大多没想到,当当创始人李国庆和当当董事长兼CEO俞渝工作上的“分家”,逐渐走上失控的舆论层面。


在“逼供论”和“摔杯之怒”之后,俞渝10月23日深夜,在李国庆微信朋友圈留言“撕破脸”,对李国庆的工作能力、私生活及夫妻感情等多方面进行强烈抨击。李国庆也针锋相对的予以回击,同样指责俞渝在工作、私生活方面存在重大问题。


10月24日,当当方面和李国庆又各自发布声明,矛盾进一步激化。当当方面否认将李国庆“踢出管理层”,称李国庆用戏剧化的故事,炒作博眼球,力图用舆情影响婚姻诉讼。李国庆则要求平分与俞渝共持的当当股份。根据当当私有化后的公开资料,李国庆和俞渝合计持股93.17%。


不过北京商报记者登录当当官网发现,当当仍在正常运营。当当官方微博还置顶了“本店无狗血,只有书香”的微博。


因李国庆言论,当当多次被置于聚光灯下,但在“双11”这个重要节点,当当创始人公开反目还属首次。


艾媒咨询CEO张毅认为,“‘双11’是电商平台的决战,当当发生这种事情会直接影响用户的选择。当当的图书并没有不可替代性,用户可能会选择别的平台”。


更重要的是对未来的影响,张毅认为这会体现在员工、投资方和供应商方面。“从海航重组案可以看出,当当有‘出售’需求,或者有融资需求的,但投资方肯定不喜欢看到被投企业的创始人闹掰。面对一个闹内讧的企业,供应商也会考虑要不要继续合作”。


当当曾是典型的创业夫妻店,李国庆、俞渝也曾被认为是优秀的夫妻创业案例,两人一个擅长产品和市场,一个擅长资本和经营,在当当早期的高速发展中起到了重要作用。


这种优势让当当曾与亚马逊中国(卓越网)、京东等电商对手同台角力,李国庆更是在早年的电商大战中,多次与京东CEO刘强东隔网对战。在历史时期,当当甚至优势大于现在的电商霸主阿里。


屡战屡败


2010年12月,当当在美国上市,成为中国首批上市的B2C电商之一,这是当当的巅峰也是李国庆的巅峰。在那段时间,李国庆在各种场合为当当站台,是当当最大的IP。


不过,由于战略方向和扩张步伐的掣肘,当当逐渐落于阿里和京东两大竞争对手,并且差距越来越大。


2016年9月,当当完成私有化,从美股退市,李国庆和俞渝合计持股 93.17%,但由于运营乏力,当当在退市时市值只有5.3亿美元,不及上市时的四分之一,私有化价格也曾遭到中小投资者的强烈质疑。


完成私有化之后,当当的声量越来越小。对比QuestMobile发布的《中国移动互联网2019半年大报告》,月活用户千万的App榜单,当当并未在列,李国庆昔日看不上眼的京东月活2.7亿,淘宝6.1亿。连2015年才运营的考拉海购,月活都高于当当,有1217.2万。


2018年3月,也就是当当私有化完成后两年,当当与海航旗下海航科技的资产重组浮出水面。海航科技拟以现金 股票的形式、75亿元的价格收购当当,收购完成后,俞渝和李国庆合计直接持有海航科技16.49%股份。这在当时被认为是创始人卖掉当当。


李国庆和俞渝却认为这是当当的新开始。不曾想6个月后,海航科技宣布终止对当当的收购。李国庆后来披露,海航科技未能按时支付让交易戛然而止。


当当副总裁陈立均也证实,在当时的沟通中,海航八千万的用户资源、海外的免税店、供应链和仓储是对当当有利的地方,“最后海航自己没钱了,那个怨不得我们”。


其实在“出售”当当之前,李国庆和俞渝做过很多努力:时尚化、百货化、电子书等不胜枚举。每次都是高举高打,也几乎每次都是无疾而终。


以时尚化为例,2016年当当方面宣布,当当一直在做平台化时尚转型,也加入跨境电商大潮,成立跨境电商业务部。当当此次入局跨境电商主要瞄准进口婴童市场以及化妆品市场,当当将采取“跨境平台模式+自营模式”。


仅一年后,当当调整业务线,放弃竞争力不强的某些消费类电子、日用百货的自营。流量和资金释放到图书和其他招商活动中。北京商报记者登录当当官网也发现,首页并没有跨境电商业务入口。


当当公关部人士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跨境电商现在不是担当业务重点了,现在当当重新聚焦出版物,百货走精品化策略”。


布新渠道


重组交易案夭折后,李国庆和俞渝的矛盾逐渐公开化。2019年2月,李国庆宣布离开当当网,董事长俞渝兼任当当CEO。


李国庆离开后的当当,在俞渝的带领下,反思B2C的成长轨迹,决定自我革新,进行了公司创立以来最大的组织机构改革。打破传统的采销体系,全体人员从过去“盯着一盘货”,到“面向一群人”,研究人们的阅读场景,寻找阅读需求。


按照陈立均的具体说法,比如积极拥抱小程序、抖音等新渠道,比如公司内部推行轮岗制度和活水计划。“当当在俞渝的带领下已经确立了‘场景化’的主体战略,并将在供应链上深化改革,打通全行业的各个层面的脉络”。


北京商报记者发现,目前当当已经入驻微信小程序、百度智能小程序,也在抖音上开设了账号。公开资料显示,目前,当当的微信小程序总用户已达1亿,月活顾客近千万,用户转化率9%。


来自当当方面的数据显示,2015-2018年,当当销售额从93亿元涨至116亿元,经营利润从9100万元增至4.7亿元。2019年当当经营利润预计到6.1亿元,理财收益1亿元。


“从当当微信小程序的成绩和盈利水平看,当当在电商细分领域的表现不错。但是回过头向,当当现在也只是在腾讯、百度的私域流量运营中,充当玩家而不是搭建者”,比达分析师李锦清说,“当当多次战略调整,让它错失了搭建生态的最佳时机。跟京东、阿里相比,当当更像是商家的一个渠道,而不能提供一揽子电商、甚至是数字化服务,这是他跟昔日竞争对手最大的差距,而且这种差距一旦拉开,就很难追赶的上”。


精彩回顾


探营丨华为一口气把5G终端的家底都亮出来了


WHY WOMEN KILL丨俞渝手撕李国庆,当当稀碎背后的夫妻反目


微信支付新增手机号转账,腾讯金融科技在下一盘怎样的棋


文章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嗨牛财经 版权所有 © 2014-2017 粤公网安备44010402001139   粤ICP备14041788号-1
用户登录 关闭
还没有嗨牛账号?立即注册
嗨牛财经公众平台 关闭
可在嗨牛财经微信端获得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