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牛财经

深度 | 福建富豪发家史



1


1984年2月8日,80岁的邓小平抵达厦门视察的第二天,他登上了一艘游艇,点着一根烟饶有兴趣地看着面前的鼓浪屿。


此时,守在一旁的福建省委书记项南踌躇许久,也不知道该从哪开始汇报工作。


这时,陪同的王震笑着冲邓小平说:“昨天晚上,我和项南同志谈了一个晚上,他对厦门经济特区建设有很多很好的想法,我想光我听不行,还得给你详细汇报才好。你看是不是现在就请项南同志汇报?”


邓小平微微一笑,向项南招手:“那就请坐过来吧。”


项南紧张地摊开一张厦门地图,踌躇地说出了他一直牵挂的问题:怎么样扩大厦门特区的开放面积?


当时的厦门虽然已经被划为经济特区,可实际开放面积只有2.5平方公里,这实在是很难放开手脚,大多数人还是不敢越雷池一步。



邓小平紧盯着厦门地图,示意项南将自己的想法全都说出来。


看到邓小平没有否定自己的意思,项南铆足了勇气,希望将特区扩大到全岛,使整个厦门岛都成为特区。


听完之后,邓小平并没有表态,毕竟这只是单纯的个人汇报。


不过,项南不久便松了一口气。当邓小平再次与福建省委开会时,他欣然接受省委关于为厦门特区工作题词的请求,挥毫命笔:“把经济特区办得更快些更好些。”


1984年3月18日,中央宣布,厦门特区扩大到全岛,实行自由港政策。厦门特区由原来的2.5平方公里扩大到全岛(包括鼓浪屿)的131平方公里,足足增加了50多倍。


厦门迈出了关键一步,而中国互联网也迎来了一片蓝海。


这一年,在福建石狮的一处农村里,14岁的蔡文胜正开心地显摆一条价值20元的牛仔裤,这是他的发小蔡宝忠从香港回来探亲送他的礼物。


而5岁的王兴还在上幼儿园,小小年纪的他因为靠着做包工头发家的父亲,已经是龙岩有名的富二代。


福建人等来了机会。

 

2


看着在香港打工的发小每个月能拿到3000元的薪水,蔡文胜羡慕不已。


1985年,就在蔡宝忠返回香港后不久,已经无心读书的蔡文胜不顾家里的反对,从中学退学,执意要做生意。


打小就是孩子王的蔡文胜,说什么也要赚大钱,在当年的小兄弟面前扬眉吐气一把。


虽然蔡家人最初不愿让儿子退学,可看这孩子实在不是读书的料,加上蔡文胜对创业事业天花乱坠的描述,家里最终还是给了他一笔500元的“天使投资”。


就这样,15岁的蔡文胜拉着另一位发小姜盈谦来到家乡有名的小商品一条街做起了小商贩,不管是计算器、化妆品,还是磁带、服装,反正只要能搞到,他们都能卖。


嘴巴甜,货源足,蔡文胜很快成为这条街最年轻的“倒爷”。



不过,摆地摊实在是门槛太低,蔡文胜很快就来了很多竞争对手,在恶意压价下生意也越来越不景气。


好在此时的蔡文胜多少赚了一些钱,想起曾经的发小蔡宝忠,便有心到他面前炫耀一番。


1991年,21岁的蔡文胜揣着赚来的钱跑到香港,可本想炫富的他马上被蔡宝忠上了一课。


摸透了蔡文胜心思的蔡宝忠先请他吃西餐,逛商场,再安排上歌厅迪斯科,一顿操作让蔡文胜直接被资本主义的灯红酒绿转晕了眼。


炫耀不成的蔡文胜灰头土脸地回到了家乡,重新审视自己的他看着身边朋友有的上了大学,有的像模像样地做起了正当生意,自己还是个街头商贩,十分沮丧。

不过,蔡文胜很快瞅准了一个机会。


伴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福建的出国潮越来越热,在外干一年抵得上在家干十年的传闻让蔡文胜很是心动。



1995年,25岁的蔡文胜在朋友的介绍下,凑了点钱只身出国,梦想着在海外大赚一笔。


不过,菲律宾并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蔡文胜一边打工,一边从家乡倒腾点小商品来卖,却是亏得多赚得少,夜夜为那骗人的谎言流泪。


眼看着菲律宾实在是没什么前途,想着这样混下去恐怕永远也不可能赶上发小蔡宝忠了,心里就琢磨着是不是换个环境,移民到资本主义国家重新打拼一番?


不过,既没文化也没背景的蔡文胜一头雾水,很快陷入到自我的灵魂拷问之中:“我是谁?我要去哪?我能干什么?”


3


就在蔡文胜灵魂发问的时候,王兴一路快车顺风顺水。


王兴不只有位包工头的爸爸,还有一家子高材生的前辈。


外公是中学教导主任,外婆是解放前厦门大学经济系的高材生,姐姐清华大学毕业后来在硅谷当软件工程师。在这样一个知识分子家庭里,王兴的任务只有一个,好好读书。


1997年,18岁的王兴不负众望地以全优生的成绩从龙岩一中直接保送到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


不过,刚刚入学的他就被周围人嘲笑了。


按照常规,新生入学都有个座谈会。当其他新生滔滔不绝说着自己的梦想时,稍显老成的王兴用一口标准的“胡建普通话”说了一句“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顿时笑翻全场。


而且,虽说王兴虽然是福建的保送生,可在卧虎藏龙的清华大学,入学后的王兴成绩也只能是倒数后五名的学渣。


能和学渣志趣相投的一般是另一个学渣,比如同为室友,但成绩比王兴更差的王慧文。


两人革命友谊的开始是开学后共同买了台电脑,只是王慧文用来打游戏和网聊,王兴则是用来寻找机会创业,他已经感觉到互联网世界的变化,有心掺和一把。



因为使用电脑时间分配不匀,王兴和王慧文时常吵得不可开交,但是彼此关系却是越吵越深厚。


不过,王兴很快就不和王慧文吵了,他开始混迹校内的创业协会和舞蹈协会,既是积累人脉,也想借此改观自己并不帅气的外表。


但遗憾的是,王兴在大学期间的屡次创业均以失败告终,甚至希望在舞蹈协会提升气质的愿望也没能实现。


他曾经在舞蹈队表演过一次“黄土黄”的传统舞蹈,穿着粗布短裤,光着膀子,兴高采烈地敲打胸前挂的锣鼓,这个场面令王兴的“闷骚”扬名清华,至今流传。


2001年,这对难兄难弟顺利毕业,22岁的王兴不声不响地拿到了美国特拉华大学的全额奖学金,而王慧文去了中科院声学所读研。


一对好基友从此天各一方,执手相看泪眼。 

 

4


当王兴还在象牙塔里徜徉时,远在菲律宾的蔡文胜心灰意冷准备移民。


1999年,29岁的蔡文胜安顿好家小,揣着辛苦数年攒下的三十万元,刚刚够办理移民的费用。


不过,因为需要在香港办理转机和处理些事情,蔡文胜就在香港逗留了一段时间。


在这段日子里,蔡文胜发现大家都在追一支名叫电讯盈科的股票。


作为李嘉诚李嘉诚小儿子李泽楷创办的科技公司,电讯盈科受互联网大潮的利好消息,股价一路从几毛钱涨到了几块钱,是香港人最看好的股票。


此时的电讯盈科处在5.8的价位上,蔡文胜直觉还能继续涨下去,思索一阵后便大胆地将全部的三十万积蓄统统买了这支股票。


赢了会场嫩模,输了工地干活,蔡文胜豪赌的这一把,压上的是他多年青春换来的血汗钱。



不过,蔡文胜赌赢了,在电讯盈科涨到20港币时,他赶忙清仓,换回了第一个真金白银的一百万。


虽然后来电讯盈科最高涨到了28港币,但随着互联网泡沫的破灭,电讯盈科最后一路下滑,成了香港人的一场噩梦。


一夜暴富的蔡文胜看着眼前白花花的钞票,不禁感叹有钱真好,钱真好赚。


他突然明白,在互联网的大潮里,只要站在风口上,猪都能飞起来。


2000年,蔡文胜在新闻上偶然看到李嘉诚花了300万港币外加3%的期权购买了域名tom.com。


他仔细一打听,注册一个域名只要220元,区区百元的投资可以换回上百万的回报,这买卖太划算了!蔡文胜兴奋起来。


从此,蔡文胜天天泡在专门交易域名的易域网论坛,看到觉得不错的域名就顺手买下来。可蔡文胜不懂技术,也不知道买了以后再怎么办,就开始在论坛里物色靠谱的专业人士。


5


蔡文胜这一找,还真挖到了人才。


在这个论坛里,有三个大V特别出名,一位是武汉的张力,一位是湖南的姚劲波,还有一位是自己的同乡,福州高中生吴欣鸿。


找到目标后,蔡文胜给三人私信,希望他们能来厦门和自己一起创业。


此时的姚劲波还在中国海洋大学读书,而且想自己单干,于是便直接回绝了蔡文胜。



不过,蔡文胜也不是没有斩获。2001年,张力被蔡文胜从武汉忽悠到了厦门,成为了公司第一个员工。


行家确实是门清,张力指出蔡文胜之前花了几十万买的数千个域名全是被人挑剩下来的垃圾,难怪等了大半年一个问询的人都没有。


蔡文胜慌了,赶紧请张力想办法。张力也真没白请,直接帮蔡文胜搞了一个数据库,不仅可以筛选域名,还能优先抢到别人忘记续费的优质域名。


整整三年时间,蔡文胜在张力的帮助下购买了数十万个域名,其中便包括tudou(土豆网)、weibo(新浪微博)、qiyi(爱奇艺)等域名,狠狠赚了一笔。

2003年,33岁的蔡文胜一边继续买买买,一边寻找新的投资项目。


这时,他看到一款名为hao123导航网站的流量非常大,但是简单到令人不屑的地步,当即让张力做了一个一模一样的导航网站265.com。


此时的蔡文胜也没想好这个网站有什么卖点,只是觉得这个网站制作简单,顺便也给一直闲着没事做的张力找点事干。


靠买卖域名,蔡文胜确实赚了不少钱,但距离他想要的“赚大钱”还有些距离,他的目标是软银的孙正义、IDG的熊晓鸽这些用资本赚钱的投资人。


不过,蔡文胜很快等来了一场“千金换马骨”的好戏。


还是在2003年,联想因为内部失误而忘记续费FM365.com,恰好这个域名在蔡文胜手里,一番交涉后,他提出可以用100万的价格交易。


吃了瘪的联想本想咬咬牙买就买了,可谈判到最后,蔡文胜出人意料地用一口浓郁的闽南腔普通话说:“这个域名免费送还联想”。


结果与蔡文胜预想的一样,喜出望外的联想当即邀请他作为重要嘉宾邀请到总部结结实实招待了一次,并迅速结识了柳传志、雷军等大咖。



在京城平地惊雷声名大噪的蔡文胜借着这层关系接触到了传说中的顶级VC,并在IDG大佬过以宏的办公室面对熊晓鸽、薛蛮子这些投资人侃侃而谈。


会谈后不久,IDG便第一次将数百万的投资给了一个没有上过大学,没有大公司背书的福建小伙蔡文胜,投的正是265网站。


蔡文胜笑了。

 

6


这便是草根出身的蔡文胜立志要做国内顶尖的投资人,那边远在美国的王兴也生出了做“小扎克伯格”的念头。


2004年5月,当看到国内还没有一个成熟的社交网站的王兴再也坐不住了,他中断在美国的学业,拿自己的前途赌了一把。


不过,25岁的王兴虽然打算模仿“脸书”做交友软件,但创业没有好基友怎么能行。


王兴先是死乞白赖地说服王慧文也退学随他一同创业,不过等兴冲冲的后者醒过神,问“你会编程吗?”王兴淡定地说:没事,咱们可以学。


之后,王兴又忽悠着高中同学赖斌强从广州辞职来到北京,后者随口问到产品进行到哪一步时,王兴继续淡定地表示:还没有,我们还在学编程。


可想而知,这个创业项目还没开始就黄了。虽然后面三人又捣鼓出几个项目,可无一例外都中途夭折。


2005年,26岁的王兴痛定思痛,在吸取各种教训之后,推出了基于大学校园SNS交友平台的“校内网”。


这款模仿“脸书”模式和界面的软件,刚一推出就吸引了几万用户,并以每天上千人数的速度增长。


不过,虽然人数暴增,但王兴并没有足够的钱增加服务器和带宽,时常宕机和掉线,最后只能忍痛卖给了千橡互动集团的CEO陈一舟。


而后者随即靠着这款软件从软银拿到了4.3亿美元的融资,改名为人人网,迅速上市,这是后话。


事实上,王兴凭借着“校内网”接触到了不少风投,但面对金主的提问时,王兴的傻气又犯了。



当被问到网站如何赚钱,王兴愣了半天,才含糊其词地说:人多了,网站就一定挣钱,咱们暂时不要考虑这个问题。


当投资人问你们的心理价位时,王兴直接给出了数百万美元的价格,投资人吓了一跳:这价格是不是太高了?王兴不屑一顾地答道:再等段时间,我们就更高了。


几番接触之后,只有情怀没有情商的王兴就上了投资人的“黑名单”。


2007年,28岁的王兴又带领团队创办了饭否。作为比微博更早的迷你博客网站,饭否迅速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就连王兴自己也保持着每天发五条以上信息的频率。


不过,文化人多了,不一定是好事。


眼看着饭否用户激增,暗自欣喜的王兴正准备更进一步时,意外发生了。由于饭否没有严格的内容审核机制,多次出现敏感话题和文字,最终导致被查封。


王兴又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7


也是在同一时间,从北京返回厦门的蔡文胜,在寻找着新的机会。


2004年,自知没有北京地缘优势的蔡文胜在厦门的鼓浪屿园区打造了一座连体式办公楼,目标很明确:把这里变成中国互联网的“创业硅谷”。


34岁的蔡文胜算盘打得很响,暂时没有好项目不要紧,这个可以慢慢孵化嘛。再说,在鼓浪屿上一边看海一边创业,难道不香吗?


果然,凭借着鼓浪屿的名气和蔡文胜给出的优厚条件,一大批创业项目聚集在此,其中便包括美图秀秀,而这正是蔡文胜当年招募却不得的福州老乡吴欣鸿的作品。



在艺术专业毕业之后,吴欣鸿接连创业却屡战屡败,最终还是来到了一直觊觎着他的蔡文胜的公司。


按照两人的规划,可以将蔡文胜手里的大量域名搞成网站吸引流量,然后迅速变现。


在加入蔡文胜的团队后,吴欣鸿又是股票和视频,又是资讯与素材等,连续做出了30多款产品,可没有一款能爆红。


直到有些丧气的吴欣鸿带着一股无厘头的怨气设计出谁也看不懂的火星文,数周内用户突破4000万时,才在这片蓝海里有了些许感觉。



不过,让蔡文胜真正发家的并跻身顶级富豪的,还是对暴风影音冯鑫和58同城姚劲波的投资。


而且,钱投得真不多,一笔两百万,一笔只有五十万。


2005年,35岁的蔡文胜从朋友那里看到了冯鑫的融资报告,眼光敏锐的他很快就看出视频播放器项目在视频终端的价值,迅速以200万元拿下了冯鑫公司20%的股份。


更为关键的是,他说服IDG又砸入200万美元给冯鑫,使得暴风顿时成为视频播放公司最有钱的主,攻城拔寨拿下了全国九成以上的用户市场。



也是在这一年,同在北京开会的蔡文胜约见了当初拒绝自己的姚劲波。


等看到愁眉苦脸的姚劲波正为刚创立的58同城网站项目缺钱犯难时,蔡文胜当天就决定投资50万,然后又给姚劲波介绍了软银赛富的阎焱。


事实证明,蔡文胜的眼光很毒。


忙着投资别人,也忙着拉投资。


在这一年,蔡文胜结识了时任谷歌大中华区总裁的李开复,又一次凭着过人的口才说服谷歌中国投资他的265网站。


可能是喂过奶的孩子更亲一些。三年之后,谷歌中国宣布以1个亿收购265导航网站,这笔巨大的收购费用让整个业界虎躯一震。



2011年,41岁的蔡文胜正式成立了隆领投资,开始真刀真枪地进军风投行业。


可能是看中了福建老乡,蔡文胜陆续投了一大批福建人创办的互联网企业,比如尹光旭的飞博共创(冷笑话精选),姚剑军的飞鱼科技,不下七十家公司。


 8


2010年,29岁的王兴在沉寂一段时间后再次出山,创办了团购网站“美团网”。


不过,就在王兴起步的时候,拉手网、窝窝团等一大批团购网站开始涌出。


一时间,团购网大战硝烟四起,几个大型团购网纷纷宣布自己已拿到数千万美元的投资,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拼的就是一边融资一边烧钱的速度,各类广告宣传也是铺天盖地。


此时,根本没有人把体量不大的美团网放在眼里,创业连续失败的王兴只是业内的一只小白,甚至连团队里的骨干也被竞争对手以三倍薪酬直接挖走,气得王兴在公司里骂骂咧咧。


不过,冷静下来的王兴冷眼旁观竞争对手的各种烧钱表演,他发现这种单纯靠烧钱撒广告的模式和当年互联网泡沫时的套路一摸一样。


于是王兴决定将精力放在更为实际的网站人员和系统建设中,正是此举让用户体验更好的美团市场占有率迅速提升到了行业前三的位置。


2010年,凭借着之前创办校内网和饭否积累下的资源,王兴拿到了红杉资本投下的1200万美元的A轮融资。



一年之后,当美团再次获得阿里和红杉领投的5000万美元B轮融资时,30岁的王兴召开发布会,向大家展示了美团公司的账户,里面静静躺着可以随时取用的6200万美元,以此证明美团的实力和充裕的现金流。


这年的冬天,曾经热闹非凡的“百团大战”繁荣不再,先是行业第一的拉手网宣布IPO融资失败,退出竞争;紧接着第二名的窝窝团虽然宣布拿到融资,可内部却传出大幅裁员的消息。


稳扎稳打的美团最后笑到最后,踏着竞争对手的尸骸,市场占有率一举冲到了行业第一的位置。


没有了竞争对手的美团开启了“招财猫”模式,从2014年到2017年,先后融资50亿美元,市值突破300亿美元。


2018年9月份,美团点评在港交所上市,估值达到400亿美元。一年之后,市值再翻一番,以近900亿的估值直追千亿大关,体量直逼阿里和腾讯。



41岁的王兴,就这样带着千亿的身家冲进了福布斯百位世界富豪的榜单。

 

9


蔡文胜投下去的真金白银拿到了回报。


2013年,姚劲波的58同城在美国纽交所上市,当初只投资50万的蔡文胜套现了十几亿。


两年之后,冯鑫的暴风影音在A股创业板上市,蔡文胜再次套现5个多亿。


2016年12月,蔡文胜的投资作品美图秀秀,成功登陆了香港证券交易所。敲钟当天,美图创下继腾讯之后的第二大IPO,股价飞涨,连续三个月涨幅,市值接近1000亿。


蔡文胜通过两次减持儿子手下的美图股份,套现近10亿。



此时的蔡文胜风光无限,只想问一句:还有谁?

不过,财富投资就像潮水,有涨也有退的时候。


2018年,48岁的蔡文胜推荐的数字货币BEC刚上市,就凭借着没有禁售期、没有大股东限制的优势,在区块链的热潮下,股价从0.09美元拉到4美元附近,市值冲到280亿美元。


不过,市场随后便发现BEC自身存在系统问题,可以无限制生成BEC币,一片哗然之下,BEC不得不下架交易。


这一年,蔡文胜投资的其它几家创业公司,也没逃脱高开低走的命运。暴风集团的冯鑫被抓,直接被勒令退市;飞鱼科技跌到最后,股价只有0.175元。


就连蔡文胜最得意的美图秀秀,上市不久也一路下跌,如今只有1.7元每股,市值蒸发了91%。


不过,这些和蔡文胜其实没啥关系,盆满钵满的他早就全身而退,只有那些跟风的股民看着跌惨的股价一个个欲哭无泪。


今天,作为身价早过百亿的顶级富豪,50岁的蔡文胜正躺在鼓浪屿的别墅内,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再也不用纠结那三个拷问灵魂的问题。



在互联网的这片蓝海里,福建人等来了机会,站稳了脚跟。


只不过,有的人是赌徒,有的人是过客。


但不管是王兴还是蔡文胜,在这漫漫长路上应该都会笃信这首闽南老歌:


人生可比是海上的波浪,有时起,有时落。


好运,歹运,总嘛要照起工来行。


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


参考资料: 
九败一胜,李志刚,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王兴:8年时间,我对商业的思考,创业家
美团王兴:山和大海,我都曾跨越,摸鱼小组
蔡文胜豪赌简史:捡漏联想域名却白送,结交人脉开启传奇,大江湖解局
蔡文胜的开挂人生:从域名贩子到知名天使投资人,比特探长
美图蔡文胜:出身、学历不重要,我来教你怎么遇贵人,经理人分享



金角财经入驻B站了,下面为我们的第十三期视频【 开发商聚众炒房?河南地产大佬们开了个闭门会,一致决定不降价! ,欢迎大家点击下方视频观看,关注我们,一键三连。

网友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 合作伙伴:云掌财经
嗨牛财经 版权所有 2014-2019 © 粤ICP备14041788号 粤公网安备4401040200113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