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牛财经

迅雷的“狗血”宫斗大戏:私生子、贪污、举报!|| 深长


迅雷的发展,磕磕绊绊。经历了海归创业、上市失败、投资人控股、创始人出走、职业经理人、股价暴涨暴跌,最后发生内乱宫斗,堪称一部精彩绝伦的肥皂剧。


不变的只有一点:资本是无情的。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大江湖解局

ID:ZhiChangDJH

作者:江南大大


迅雷,曾经是一款国民软件,无数宅男宅女的装机必备。迅雷那一个“叮”的清脆声音,是我们的共同记忆。它挑动着用户的神经,意味着电影下载完成,可以观看影片了。


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到来,宽带速度加快,以及流量资费的下降,人们的下载需求日益萎缩,迅雷离我们的视线越来越远。


近日,迅雷的一纸公告,《关于迅雷公司前CEO陈磊涉嫌职务侵占罪事宜的公告》,又成功引起了人们的关注。



公告中说:迅雷公司前CEO陈磊等人涉嫌职务侵占事宜,于2020年4月向深圳市公安局提出控告,于近日接到深圳市公安局通知,深圳市公安局已经对涉嫌职务侵占罪的陈磊等人进行立案侦查。


这意味着迅雷的董事会和股东们,已经彻底和陈磊撕破了脸皮,走上了法律程序。


对于迅雷,我们是熟悉的;对于迅雷的发展,我们还是很陌生。


迅雷的发展,磕磕绊绊。经历了海归创业、上市失败、投资人控股、创始人出走、职业经理人、股价暴涨暴跌,最后发生内乱宫斗,堪称一部精彩绝伦的肥皂剧。


不为人知的是,在这部大戏背后,却有着迅雷的最大股东——雷军的身影。


 01


1988年,16岁的邹胜龙,跟着父母,来到了深圳,在育才中学读高中。


父亲名叫邹德骏,是一个大发明家,被称为“中国的爱迪生”。凭借着诸多发明,邹德骏从一个普通工人,进入中科院做空间站方面的研究。


右一:邹德骏。


利用手头上的发明专利,邹德骏还在深圳南山区开了公司。


受父亲影响,邹胜龙对技术特别敏感,是个天生的理工男。


在育才中学读书时,邹胜龙获得了出国留学的机会。1993年,20岁的邹胜龙,到了美国威斯康新麦迪逊分校,读经济学本科。


有一堂课,讲技术经济发展史,老师讲了比尔盖茨创办微软的故事,邹胜龙听得热血沸腾。因此,邹胜龙对计算机充满了兴趣。


没有通知家里人,邹胜龙就转专业学计算机。4年之后,他又考上了杜克大学计算机专业的硕士研究生。


邹胜龙。图片来自网络。


在杜克大学,邹胜龙与同样来自中国的程浩,成为了同学和至交。程浩也是个超级学霸,1997年从南开大学数学系毕业,随后就到了杜克大学计算机专业读硕士。


程浩。图片来自网络。


研究生毕业之后,邹胜龙就筹划着在美国买车买房,安心在做一个会编程的“美男子”。


1999年,邹胜龙和朋友来到硅谷,并被这里的创业氛围深深地吸引。


他想在这里工作,看到两家公司在招人,一家在地下车库,一家有两层办公楼。


邹胜龙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后者,工作没多久,他就发现那家在地下车库工作的人越来越多。一打听,才知道自己错过了伟大的Google。


在硅谷,邹胜龙认识了李彦宏。1999年底,李彦宏给邹胜龙打电话,说他要回国创业了。


2000年,李彦宏和妻子马冬敏,创办了百度。不到一年的时间,百度成为了全国最大的搜索引擎网站。


马东敏和李彦宏。图片来自网络。


这让邹胜龙非常震惊,李彦宏夫妇来美国,还请教他关于百度发展的问题。李彦宏说还要个技术大牛,于是邹胜龙将程浩推给了李彦宏。


2001年,程浩加入了当时只有六七十人的百度。


邹胜龙另一个在硅谷认识的朋友杨宁,创办了chinaren和空中网,事业也快速成功,这让邹胜龙再一次震惊了!


看到身边的朋友,一个个回国创业,获得了巨大的成功,邹胜龙再也坐不住了,他不在满足做一个硅谷的工程师。


2002年,邹胜龙在美国和妻子完婚,生完小孩之后,于当年年底,就回到深圳,开始了创业生涯。


 02


邹胜龙认为,张朝阳回国创办搜狐,是第一代归国创业者;李彦宏回国创办百度,是第二代归国创业者;他算是第三代创业者,于是将公司名字叫做深圳三代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邹胜龙把好基友程浩,从百度忽悠离职,成为了联合创始人。


2003年8月,邹胜龙和程浩,捣鼓出了第一个下载软件。但这个软件很失败,运行速度很慢,下载速度更慢。


邹胜龙自己都用不下去了,他很快发现,网友们对下载软件的核心需求就是快。


于是,他将下载软件名改为“迅雷”,取自“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寓意下载速度极快。


程浩和邹胜龙。图片来自网络。


2004年1月,迅雷2问世,但并没有一鸣惊人,每天的下载量只有400人。


当时,最牛最火的下载软件是“网际快车”,占据了80%年下载市场。超越“网际快车”这个强大的对手,在当时看起来似乎没有可能。


看着不死不活的迅雷,邹胜龙和程浩心灰意冷,都想要散伙了。


有一天早上,邹胜龙一大早接到程浩的电话,说:不得了啦,昨天一个晚上下载量超过1000人。


邹胜龙从床上一跃而起,打开后台一看,下载的用户全部来自高校,原来他们放暑假了,都开始骚动起来了。


此后的几个月,迅雷的下载量暴涨,到2004年9月,注册用户达到了20万人。


很快,迅雷就得到了资本的重视,那一年就拿到了IDG的风险投资。


技术日新月异,机会稍纵即逝。


针对很多下载链接失效、下载文件出错、下载的原文件被删除,导致用户体验不好的问题,迅雷快速迭代,采用了P2P技术。


这种技术,可以把存储在用户电脑上的资源,上传给其它用户,这样即便原文件删除了,用户依然可以下载。


而网际快车的创始人——侯延堂,那一年沉迷于打《魔兽世界》,玩物丧志了,没有更新网际快车,也没有推出P2P技术。


侯延堂。图片来自网络。


大好江山拱手让人,迅雷不仅下载速度快,更新也快,平均每25天就更新1个版本。超快的用户体验,让迅雷一骑绝尘,把网际快车远远甩在后面。


连邹胜龙自己都感慨,感谢《魔兽世界》,让晚起步4年的迅雷,后来居上了。


2006年,迅雷的用户就有1.1亿人,装机量达到8000万台,占据了下载市场50%的份额。


这让迅雷得到了资本的追逐,在2005年获得晨兴资本投资之后,2007年又获得了三个风险投资,一时风头无两。


2008年,发生了全球金融危机,邹胜龙一直在犹豫要不要上市。但那时候的迅雷要流量有流量,要现金流有现金流,最后还是放弃了上市。


那一年,是中国互联网的10周年,然而也是智能手机的元年,是从互联网时代转向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历史转载点。


但邹胜龙和很多互联网创业人一样,不知不觉。


迅雷也开始做其它产品,包括迅雷看看、游戏、影音、图片、浏览器、应用商店,但邹胜龙太过关注细节,具体参与到每一个项目当中,也不愿意投入流量和资源,除了下载软件,其它产品死得死、伤得伤。


2011年,成立了8年的迅雷,第一次在纳斯达克提交了上市申请,资本市场给的估值是20亿美金。


但邹胜龙的运气非常不好,2011年6月,福建东南融通被曝出财务造假,后来又发生了阿里巴巴转移支付宝的事,一时间,中概股在美国资本市场信用暴跌。


邹胜龙不得不将迅雷估值下调到9.16亿美元,但因为版权问题,惹上了官司,上市计划搁浅。


2014年,雷军的小米已经成立了4年,个人身份达到了280亿,手握巨资,四处寻找投资标的。


迅雷进入了雷军的视野,2014年4月,迅雷完成3.1亿美金的E轮融资,小米投资了2亿美金,金山投资了9000万美金。


雷军把迅雷运作到纳斯达克。图片来自网络。


2个月之后,在雷军的运作之下,迅雷终于登陆了纳斯达克,估值10亿美金。虽然是流血上市,但上市了总比没上市好。


上市之后,迅雷的股权结构发生根本性的变化,小米占31.8%,金山13%,邹胜龙9.5%,程浩3.8%。


雷军及一致行动人金山,占了44.8%,而创始人团队邹胜龙和程浩只有13.3%。


邹胜龙一手养大的儿子,却被雷军给抱走了,这为日后内乱埋下了祸根。


 03


雷军不仅投钱,还说服了在腾讯负责腾讯云的陈磊,加入了迅雷,成为了迅雷的CTO。


陈磊在腾讯功勋卓著,打造了腾讯云和日进斗金的广点通。


陈磊和迅雷也有过一段蜜月期。图片来自网络。


来到迅雷后,陈磊又独立于迅雷的老团队,打造了一个新团队,成立了迅雷集团旗下的网心科技,与迅雷集团分开办公。


陈磊也从腾讯带了不少人过来,其中就包括董鳕,安插在网心科技,后来被陈磊一路提拔,做到了迅雷集团的副总裁和网心科技的副总裁。


陈磊的能力毋庸置疑,在网心科技,很快推出了赚钱宝和复活了星域CDN。


这两个产品相互配合,赚钱宝向迅雷的用户收集闲置宽带资源,然后再利用星域CDN,将这些资源分配给有巨大宽带需求的视频、游戏公司。


董鳕推广赚钱宝。图片来自网络。


小米、爱奇艺、快手和B站,都成为了星域的用户。


陈磊的能力得到了雷军的认可,也是雷军招来的人,代表大股东的利益,必然会受到提拔。


2017年,暴风影音回归A股上市,获得了资本的炒作,达到了1000亿市值。


邹胜龙再一次震惊,而迅雷的估值却非常可怜。于是,邹胜龙萌生了MBO(管理层收购)的想法,但这违背了大股东的利益。


但迅雷的控制权在雷军手上,邹胜龙被彻底抛弃了,陈磊被架出来做CEO。邹胜龙则做迅雷集团董事长,被驾空了。


这个决定,将陈磊彻底推上了与迅雷老团队的对立面,成了大股东的一枚棋子。


 04


2017年,对迅雷来说,是一个多事之秋。


这一年,有两件大事发生。一个是区块链技术火爆,数字货币暴涨;一个是P2P互联网金融开始暴雷。


有意思的是,这两个业务,迅雷都有参与,而且分属于新老两个团队。


此时的迅雷是一个集团公司,副总裁於菲,同时也是迅雷大数据的总裁。这代表的是邹胜龙的利益,虽然打着迅雷的旗号,但迅雷集团在其中的占股28%,并没有控制权。


迅雷大数据下面有4家公司,主要就是做P2P互联网金融。


迅雷每天要给P2P免费流量,还以迅雷品牌做P2P,P2P接二连三的暴雷事件,让迅雷处于风险之下。


陈磊上任之后,发现了这个风险,于是停掉了给迅雷大数据的流量支持,停止迅雷大数据利用迅雷的品牌。


这直接损害了迅雷老股东的利益,得罪了创始团队。


陈磊还发现,迅雷的下载业务,还有很多法律风险。特别是手机下载,还有很多涉黄视频,以及侵犯版权的视频,是一个灰色地带。


快播王欣的前车之鉴还未远去,这会让迅雷和陈磊负法律责任,甚至上升到刑事责任。


陈磊开始大刀阔斧的净化迅雷,使迅雷的业务量进一步萎缩,迅雷的老团队对陈磊更是忌惮。


相反,陈磊的掌控的网心科技,让赚钱宝搭上了区块链的概念,推出了玩客云硬件,顺势发起了玩客币。


但实际上,玩客币并非是像比特币那种,去中心化的虚拟货币,它依然是网心科技发行的中心化的币,和航空的积分没什么区别。


客户只要购买了玩客云,就能挖出玩客币,让玩客云有了矿机的功能。搭上区块链数字货币的概念,玩客币的价值被炒高100倍,玩客云硬件也从每台399元,炒到了3000元。


玩客云大卖,最疯狂的时候,一天的流水达到了1亿元。


受此刺激,迅雷的股票从3美元开始暴涨,一路上涨到27美元,涨了9倍。


迅雷的老团队节节败退,代表大股东陈磊则高歌猛进。于是,代表老团队的迅雷大数据,在被陈磊停掉授权和流量支持后,发动了进攻。


於菲发公开信,指责陈磊的玩客币是非法集资的骗局。


迅雷则代表陈磊,发布声明,指控於菲诽谤造谣,并解除了於菲在迅雷的一切职务。


陈磊获得了大股东的支持,2017年12月12日,邹胜龙彻底失势,因家庭原因卸任迅雷集团的董事长,悲剧性地离开一手创办的迅雷。


宫斗第一回合,陈磊代表大股东胜,邹胜龙的老团队败。


 05


实际上,内斗对一家公司来说,不会有真正在赢家。个人赢了,公司输了,个人也是输的,尤其对于一个公司的掌舵人来说。


在陈磊玩客云的支撑之下,2018年的迅雷扭亏为盈,并创造了上市以来的最好业绩。


但是好景不长,由于工信部要求CDN业务必须有资质,没有资质的迅雷,不得不停止了星域CDN。


国家也大力打击非法发币的行为,玩客币被约谈,受到冲击,玩客云也卖不下去了。

2019年,迅雷又进入了亏损,股价也开始暴跌。


迅雷又再一次进入至暗时刻,而这一年,陈磊和董鳕生了一个孩子,这一切,也被迅雷的老团队看在眼里,成了一个把柄。


之前销售玩客云,为了规避网心科技的风险,陈磊操盘成立了一家关联公司,叫做兴融合。


网心科技将玩客云卖给兴融合,兴融合再卖给矿主。兴融合的股东不能是网心科技的人,于是就用董鳕的家人作为代言人。


无论如何,陈磊是为了网心科技,才做此安排,但这里涉及到关联交易,存在职务侵占的可能,又成为了迅雷老团队的另一个把柄。


由于迅雷业务长期不振,原大股东终于失去了耐心。


2020年4月,迅雷的创业元老李金波强势回归,成为了迅雷的第一大股东,而雷军的小米则开始退出。


陈磊则成为了投资人的弃子,李金波成为董事长后,立马免去了陈磊的职务,并向警方报警调查陈磊。


陈磊也见势不妙,带着小情人董鳕,跑到了美国。


于是,便出现了文章开头迅雷的那份公告。


 06


陈磊到底有没有犯罪,目前我们不得而知,但他被大股东抛弃是一定的。


陈磊一定非常后悔,不应该接受雷军的邀请,跑到迅雷来做CTO。


他原本上腾讯已有一番作为,大好前程放弃了,进入了一个是非之地。


作为职业经理人,他为大股东服务,代表大股东的利益,得罪了老团队,并在之后受到了疯狂的反击。


但资本是无情的,它像嫖客一样,当没有收益时,它们提起裤子就走。而那个曾经代表他们利益的棋子,却成为了炮灰。


陈磊的结局会如何呢?就看看原大股东会如何做吧!



版权声明


网友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 合作伙伴:云掌财经
嗨牛财经 版权所有 2014-2019 © 粤ICP备14041788号 粤公网安备4401040200113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