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牛财经

浪奇:被洗衣粉埋葬的大宗商品公司

 

广州浪奇,或许是2021年开年之后,最为悲惨的上市公司之一。
 
最近几天,广州浪奇都忙着消化1月8日一天之内爆出的四个雷。这一天,浪奇连发四条公告:受到证监会立案调查,新增银行账户冻结,旗下子公司新增股权轮候冻结,以及董事会秘书任期内辞职。
 
而这些,都是去年开始的存货消失事件的延续。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恐怕很难有人相信,身披国企荣光的洗衣粉公司,浪奇,产品质量好到把自家存货都“洗”得消失不见了。
 
但现在看来,这颗雷并不是单独出现的,在它后面,还有一连串埋在地下的雷,尚未引爆。
 

搞大宗商品的洗衣粉公司
  
一天,连爆四雷。
 
这是广州浪奇面前的魔幻现实。
 
1月9日,广州浪奇连发四条公告,称受到证监会立案调查,新增银行账户冻结,旗下子公司新增股权轮候冻结,以及董事会秘书任期内辞职。
 
截至2021年1月7日,广州浪奇共有27个银行账户被冻结,累计被冻结的资金余额合计约2.85亿元。
 
2019年全年,广州浪奇的净利润只有6100多万元, 冻结的这些资金,相当于4年的净利润。
 
此外,截至2020年12月30日,广州浪奇公司及子公司逾期债务合计7.09亿元。
 
广州浪奇怎么了?
 
这一切,还得从2020年下半年,广州浪奇发的一个公告说起。
 
时间回到2020年9月27日,那一天是魔幻的开始。广州浪奇发布公告称,公司此前分别与江苏鸿燊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鸿燊公司”)和江苏辉丰石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辉丰公司”)签订协议,将公司货物分别储存于二者的瑞丽仓和辉丰仓。
 
但浪奇委托存储货物的两家公司,目前均否认保管公司的货物,所涉库存货物账面价值合计5.72亿元。


鸿燊公司斩钉截铁地说, “没有货物,一直都没有。”
 
辉丰公司则是完全不同的情况,辉丰石化是上市公司ST辉丰的子公司,上市公司为此发了公告,称从未与广州浪奇签订过仓储合同,广州浪奇也从未有货物储存于辉丰石化库区,盘点表上的“江苏辉丰石化有限公司的印章”与辉丰石化的印章明显不一致,系伪造。
 
一个说没货,一个说浪奇刻了假章。
 
一时间,“北有獐子岛,南有广州浪奇”就成了一个梗。人们都在调侃,浪奇的洗衣粉也像獐子岛的扇贝一样,自己长脚跑了?
 
随着这批神秘消失的货物被曝光, 一个更加多面的广州浪奇浮现出现。
 
作为一个日化类的企业,在大卖场的高上架费、低利润的特点是非常明显的,是属于典型的走量类商品,综合类日化企业很少以此作为盈利点。
 
但广州浪奇的产品种类却屈指可数。这也就决定了其很难提高自身利润。
 
广州浪奇不是没有想过办法,在广州浪奇的财务报表中,显示其自2017年以来,研发投入金额一直维持在3亿元以上。
 
然而,2019年广州浪奇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为-5.57亿元,自2017年以来连续3个年度为负。
 
这意味着广州浪奇因现金无法回流,经营情况有可能进一步恶化。更进一步来看,研发费用的增长远超净利润增长,就说明其研发费用的回报率非常低。
 
从而,广州浪奇的利润率越来越低,市场竞争力也就越来越差。
 
广州浪奇曾投资成立了奇化公司,其主营业务是奇化网。
 
所谓的奇化网是化工产业链深度垂直资源整合平台,创新利用B2P的商业模式,通过参与到产业链的每一个环节,整合行业资源,运用包括应用区块链等技术开发的奇螣供应链管理系统等综合管理系统,推出原料交易、成品交易两大交易板块和五项服务。
 

广州浪奇贸易业务一度占据了公司约75%的营收比例,2018年、2019年营业收入分别为100.70亿元和92.03亿元,毛利率分别为1.66%和1.48%。
 
此时,广州浪奇的总营收也才刚刚突破100亿,而其中的绝大部分,都是贸易业务贡献的。
 
此时,人们才发现,早不是一家传统的洗衣粉企业,而是一家贸易公司。短时间内,广州浪奇的贸易业务,似乎就膨胀成了一个隐形的庞然大物。
 
但这个贸易业务,似乎满是漏洞。
 

所谓贸易,不过数据游戏?
  
去年,广州浪奇消失的存货,正是贸易业务中的一部分。
 
为了搞清楚这些货物到底去了哪里,广州浪奇还派人去调查了一番。 结果,不查还好,一查,事情更大了。
 
自查发现,账实不符的存货所涉仓库,不仅包括此前披露的瑞丽仓、辉丰仓,还新增广东、四川两省各2个仓库,涉事仓库数量增至6个,存货账实不符金额增至8.67亿元。
 
不仅如此,广州浪奇公布的第三季度财报显示,计提各项资产减值准备12.09亿元,涉及应收款项、其他应收款、存货等。巨额计提下,广州浪奇前三季度亏损扩大至11.7亿元。
 
对广州浪奇来说,11.7亿的亏损不是一笔小数目。
 
自1993年上市至2019年,广州浪奇累积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才5.34亿元。
 
三个季度亏掉的钱,比上市26年赚到钱还多。
 
连年的亏损,搭配上消失的货物,隐约间透露出广州浪奇这家公司的神秘。

 
事实上,当广州浪奇准备进入大宗商品领域时,这个结局就已经写下了最初的一笔。
 
一般情况下,大宗商品至少以一个月为周期盘点一次。大部分大宗商品企业的内控会有这个要求,由物流仓储部去公共仓库进行盘点,仓库会打出一张单告诉你货物数量和位置。
 
所以,只要执行这个政策,很难出现货物神秘消失的情况。
 
有行业内人士认为,广州浪奇消失的存货,疑似 “虚假仓单”。
 
“虚假仓单”的出现有几种情况,大部分是没有货物入库。
 
第一种情况是,货物方与仓库主合谋,由仓库的管理者出具一张有真实货物入库的凭证。
 
另一种情况是,有的是企业与仓库内部的员工,内外勾结盖章,盖的章有真有假;有的是仓库主经营外包方打着仓库的旗号盖章,但仓单项下是没有真实货物对应。
 
无论是哪一种,都好比一种数据游戏。
 
界面新闻曾援引行业人士的说法称,“货物在各方之间倒腾,营收规模做大。几亿资金操盘,可以撑起几十亿的大盘子。行业存在这种现象。”
 
换句话说, 货主和看上去非关联方的主体每倒腾一次,就产生了一笔交易,多了一笔营收。
 
此外,还有大宗商品从业人士认为,“应收、预付、存货,贸易里的三项资产全部出了问题,说明这家公司贸易业务本身很有问题。有系统性造假嫌疑。”
 
若果真如此,消失的这点货物或许还不是全部。广州浪奇的身后,还有更多未知雷区有待查探。
 

还能洗白吗?
 
1988年,全球日化巨头宝洁第一次进入中国,把落脚地选在了广州。当时的广州,尽管位于中国改革开放的中心地带,但也远没有现在的繁华。如今宝洁位于珠江新城的总部,当年还只是一片农田,去一趟市区,都可以说是从乡下进城。
 
但那时候,广州浪奇就已经在华南站稳了脚跟,这家公司开发的“天丽”洗发香波、浴液、香皂系列个人清洁产品,在华南家喻户晓。1993年还成功上市,成了广州首批上市公司之一。
 
广州浪奇旗下的浪奇洗衣粉,也是国内日化用品中的知名品牌。
 
然而,洗衣粉能洗掉衣服上的污渍,但是没有办法把虚假的业务往来洗成真的,也不可能把灰色的违法行为,洗成白的。

网友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 合作伙伴:云掌财经
嗨牛财经 版权所有 2014-2019 © 粤ICP备14041788号 粤公网安备4401040200113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