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牛财经

掉队的威马:烧光百亿、销量捉急、渴望上市



去年4月,特斯拉宣布入驻天猫的时候,威马汽车的内部人员开始发朋友圈——


欢迎友商特斯拉入驻天猫。


在虹桥机场,有人看到了威马汽车巨幅广告牌:


马斯克,幸会。


大家都明白,威马并不是真心欢迎马斯克,只是馋人家的流量。在特斯拉宣布开放预订的那天,威马就曾在官微@特斯拉,表示中国制造≠中国制造,嘲讽了特斯拉一番。


尴尬的碰瓷营销身后,如今威马传来要上市的消息,就在科创板。


这场上岸,威马等得太煎熬了。近一年来,新能源汽车迎来了狂欢。美股里特斯拉、蔚来、理想、小鹏的股价都在上涨;A股和港股里的比亚迪、长安汽车、恒大汽车,市值也在不断创历史新高。


哪怕是大洋彼岸的贾会计,都在1月底宣布,旗下的新能源汽车FF将启动SPAC美股上市。


威马只能“望股兴叹”。但叹归叹,一个直抵灵魂的问题是——


上市,能成为威马的救命稻草吗?



1

和时间赛跑



威马的急切可以理解,因为对威马来说,时间真的很重要。


2020年12月,恒大汽车进驻北京东方新天地,在此之前,这里是威马体验中心,这也是威马在北京开设的第一家直营店。



自开店起,这里就承担着威马的重要战略任务,根据iFeng科技的统计,在威马的预售订单中,北京地区占比高达30%,这家店在高峰期曾经达到过200-300的月销量,对比威马每月3000多的销量,这个数字的意义不言而喻。


将这样的“吸金宝地”拱手让人,外界猜想,“要么是它的使命结束了,要么是面临很大的发展压力。”


也是,吸金的地方同样“销金”,东方新天地是北京的核心商圈,几百米外的蔚来NIO House据透露年租金就要:


3000多万元。


对威马来说,高昂的租金是一笔不小的支出。公开资料显示,2017年、2018年、2019年,威马汽车的净亏损分别为17亿元、24.52亿元、36.08亿元,2020年前9个月净亏损为36.49亿元。2020年前九个月的亏损额就已经超过了2019年全年。


三年零九个月的时间里,威马一共亏损了114.09亿元。堪称“销金巨兽”。



对比同一赛道的选手,特斯拉已经实现了全年盈利、连续六个季度盈利;对比蔚来,威马亏损得算是少的;但对比理想、小鹏,威马算是亏得比较多的。据深燃梳理,小鹏三年来累计亏损70多亿元,理想2018年以来亏损没超过45亿元。


尽管如此,资本对威马已算宽容。从2015年成立至今,威马共经历了12次增资,总融资金额超300亿元,多轮融资都与蔚来、小鹏、理想站在同一量级上。去年9月,威马还完成了新造车史上额度最大的100亿元D轮融资。


▲资料来源天眼查


遗憾的是,烧了100多个亿,威马反而掉出了前三。


在这个极度烧钱的行业,每分每秒都是生死争夺战。2020年中旬,市场一度闹钱荒,大量没能捱过量产的PPT造车企业应声而倒。这样的关口,有资本有背景的公司都谋划着赶紧上市。理想、小鹏找到了金主爸爸,借机上了市,如今股价与市值飞涨。


对“被剩下”的威马来说,上岸资本市场成了那根救命稻草。



2

销量滑落,产品面临大考



对威马来说,即使成功上岸,这根救命稻草也并非那么牢靠。


在新能源汽车这个战场上,资本最需要的只有两点——


销量和故事。


具备其中一点,就可以在这个市场上生存下去;两者兼备,就可以飞上云霄。遗憾的是,目前来看,威马不仅没有好看的销量和故事,反而频频发生事故。


其实在一开始,威马是先行者。2017年,威马在温州投资建成生产基地,2018年1月,威马控股中顺汽车,拿到生产资质,成为当时造车新势力当中动作最快,牌照最全的企业。


拿到生产资质仅仅三个月,威马就推出了首款上市车型EX5,定价在14.68万元-19.88万元。和蔚来ES8的50万元、理想ONE的30万元售价相比,威马显得非常有性价比。数据显示,2019年国内造车新势力单车年度交付量,威马位列第一名,累计交付量,威马位列第二名,仅次于蔚来。


但威马明显后劲不足,据潮汐商业评论统计,2020年,蔚来全年交付量43728辆,同比增长112.6%,理想全年交付量32624辆,小鹏全年交付量27041辆,同比增长112%。威马全年交付量22495辆,同比仅增长33.3%。



2020年5月,威马推出的第二款车型EX6定位中高端,定价在23.99万元-28.88万元,此后的5个月销量极为惨淡,分别仅有——


82台、38台、52台、15台和72台。


与此同时,威马频频曝出质量事件。报道显示,2020年9月23日至10月27日,威马汽车EX5先后在浙江、福建、北京等地爆出4起自燃事故。



这样的代价是,威马宣布召回1282辆汽车,并且把锅甩给了电芯供应商和电池。


这波召回成本有多高呢?我们参考一下蔚来在2019年的召回事件,那一次,蔚来共召回4803辆ES8电动汽车,成本高达3.39亿元。


自燃事件之外,在车质网上,2020款威马EX5在质量方面也存在诸多问题,包括动力电池故障、车内异味、行车安全辅助系统故障、车载互联故障、玻璃开裂、行车电脑故障、ABS故障、电动机故障等。



号称“产品品质要向沃尔沃靠拢,成本控制向吉利学习”的威马,还是栽了。


对距离科创板上市只有一步之遥的威马来说,这着实不是一个好消息。更重要的是,在业内人士看来,即使威马上了科创板,短期内融到钱,也不意味着就摆脱了危机拿到了免死金牌。


一切还是得回到销量。不然即使是早早上市的蔚来,没拿出成绩,一样面临破产倒闭的风险。


能为资本市场带来什么,这才是威马最应该考虑的问题。



3

自动驾驶抱大腿,恐沦为百度备胎



质量危机的影响会随着时间消弭,销量增长困境也可能被破局,但从更长远的眼光来看,威马的危机或许来自技术实力。


过去的一年,新能源汽车领域的竞争愈加激烈,传统车企的虎视眈眈,苹果公司的入局,都让这个市场变数横生。


但唯一不会变的是,核心技术始终是新能源车企的底牌。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业内普遍认为,短期内造车新势力的比拼点以续航里程、电池技术为主;但从长期来看,电动车未来的重点还是在智能化,也就是自动驾驶技术方面。



但对于威马来说,这似乎恰恰是需要改进的点。深燃曾在一篇报道中写道,“如今威马的产品竞争力、核心供应链的能力,以及数字能力、自动驾驶的能力,都是短板”。


以自动驾驶技术为例,蔚来、小鹏、理想都组建了自有团队,而威马,选择了“抱大腿”。


威马对外宣称自己是“智能汽车头号实力派”,很大一部分底气来自于百度。2019年CES上,百度与威马宣布共同组建“威马&Apollo智能汽车联合技术研发中心”,双方合作开发智能驾驶系统,应用于威马量产车型中。



另一方面,百度一直是威马的最大机构股东,继B轮、C轮连续领投之后,2020年9月威马100亿元D轮融资中百度也继续跟投。


看似强强联合的背后,藏着隐忧。1月11日,百度宣布与吉利控股组建智能电动汽车公司,亲自下场造车;另外福特、别克、现代、长城和百度也有合作。


对于需要大量数据供算法学习的自动驾驶来说,这些车企因为销量更大,明显比威马更具优势。


考虑到威马当前的销量表现和Apollo平台300亿美元左右的体量,就注定了百度不会把鸡蛋放到一个篮子里。从这个角度来说,威马更像是百度的一个“备胎”。


自动驾驶作为新势力们有别于传统车企的核心竞争力,威马在这方面没有亲力亲为,无异于将未来的命运交给别人。


在巨大的利益面前,资本永远没有忠诚度可言



4

尾声



TOP 3成了威马的心病。


去年年初,美团王兴在饭否上对车企进行了一番点评:


中国车企格局基本是3 3 3 3角逐下两轮,三家央企是一汽、东风、长安,三家地方国企是上汽、广汽、北汽,三家民企是吉利、长城、比亚迪,三家造车新势力是理想、蔚来、小鹏。


新势力TOP 3没有威马,一向低调的威马掌舵者沈晖急了眼,他在微博上向王兴 “宣战”:


威马一定会是造车新势力的TOP 3之一。如果威马汽车能挺进造车新势力前三名,希望美团创始人王兴能充当外卖小哥亲自送一份外卖上门,地点由我指定;如果威马进入前三失败就送一辆车给王兴,可在所有品牌中随便挑选,不一定非得是威马汽车。



彼时的威马,刚刚夺得2019年造车新势力销量榜眼,风头正盛。


但如今,威马跌出前三,销量萎靡不振,沈晖已经很久不提TOP 3了。


威马当下的局势,正如沈晖自己说的那样——


“威马远没有安全上岸。”

  

| 经济学博士好文推荐:

网友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 合作伙伴:云掌财经
嗨牛财经 版权所有 2014-2019 © 粤ICP备14041788号 粤公网安备4401040200113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