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宏观·赵伟 | 政策性金融机构,如何服务于稳增长?

报告摘要

热点分析:政策性金融机构逆周期调节,或重点支持产业发展、基建补短板等

金融委首次提出,发挥好政策性金融机构的逆周期调节作用。9月底召开的金融委第八次会议,首次提出“发挥好政策性金融机构在经济转型升级和高质量发展中的逆周期调节作用”。政策性金融机构中,国开行总资产规模最大,业务范围包括“两基一支”、新兴城镇化、区域协调发展、产业升级和结构调整等。

逆周期调节过程中,政策性金融机构根据国家政策导向,重点支持相关领域。金融危机后,国开行加大力度支持煤电油、水利环境、制造业等薄弱环节和重点领域,2008年至2009年相关贷款占比明显上升;2011年以来,我国加快高铁、城市轨交等建设,国开行加大贷款支持;2014年以来,棚改贷款占比趋升。

不同于传统周期,当前政策重心在“调结构”;逆周期调节的加码,侧重于“补短板”、“惠民生”、新型基建等领域。在高杠杆对经济行为、政策空间形成明显压制的背景下,传统逆周期调节方式难以为继,政策已转向“调结构”。近期政策重点围绕补短板、惠民生、增后劲推动有效投资,相关项目申报明显增多。

结合政策导向来看,政策性金融机构或重点支持产业发展、基建补短板、扶贫等相关领域。今年,国开行和农发行均将支持产业发展放在工作首位,国开行强调“支持制造业高质量发展和科技创新”,农发行强调“积极支持产业振兴”;其次指出要加大基建补短板支持力度;此外,还明确提及扶贫攻坚和乡村振兴。

债市策略:短期震荡为主,中期利多不变;转债关注新兴产业个券及待发新券
利率债短期或呈震荡格局,中期利多逻辑不变。短期来看,逆周期调节加码、通胀预期变化等,或对债市产生一定干扰,但全球避险情绪上升缓和市场抛压;中期来看,宏观形势、“资产荒”下再配置压力显现等,仍对债市形成有力支撑。
转债关注新兴产业个券及待发新券。流动性框架下,挖掘未来增长潜力较大,且当前价格和溢价率较低的新兴产业个券,重点关注价格低于120元的5G产业链个券。同时,四季度将再次迎来新券上市高峰期,可持续关注待发新券。


风险提示:

1. 海内外经济、政策显著变化;

2. 逆周期调节效果不及预期。



报告正文

政策性金融机构,如何服务于稳增长?

事件:9月27日,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以下简称金融委)召开第八次会议。(资料来源:中国政府网)


点评:

金融委首次提出,发挥好政策性金融机构的逆周期调节作用。9月底召开的金融委第八次会议,基本维持了上次会议对经济金融形势的判断,重点研究了“增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等问题;强调“要进一步深化政策性金融机构改革”,首次提出“发挥好政策性金融机构在经济转型升级和高质量发展中的逆周期调节作用”。在经济转型升级背景下,政策性金融机构如何服务于稳增长,成为大家关注的焦点。

政策性金融机构中,国开行立足于开发性金融,资产规模大、业务范围广,为经济服务中长期发展战略的“中坚力量”。政策性金融机构主要包括国开行、农发行、进出口行和中国信保,其中国开行总资产规模最大、超过16万亿元,农发行和进出口行分别为6.85万亿元和4.19万亿元,中国信保只有668亿元。国开行最早定位于政策性银行,发展过程中逐步转向开发性金融机构,业务范围包括“两基一支”、新兴城镇化、区域协调发展、产业升级和结构调整、“一带一路”等;农发行主要支持“三农”事业发展,包括粮棉油、农业农村基础设施、扶贫等;进出口行和中国信保主要服务于外经贸业务。

逆周期调节过程中,政策性金融机构根据国家政策导向,重点支持相关领域。作为广义财政重要补充,逆周期调节阶段,政策性金融机构贷款明显增加;不同阶段政策导向,决定了重点支持领域。以国开行为例,金融危机后,国内政策转向扩大内需、推进产业升级,国开行加大力度支持煤电油、水利环境、制造业、教育等薄弱化环节和重点领域,2008年至2009年相关贷款投放比例明显上升;2011年以来,我国加快高铁、城际铁路和城市轨交等建设,国开行也相应加大贷款支持;2014年4月2日召开的国常会,明确要求开发性金融机构为棚改提速提供融资支持,此后国开行棚改贷款占比趋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