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深度 | 特朗普的终极大选“猜想”

报告摘要

新一届大选筹备已拉开序幕,特朗普党内优势明显、党外面临多位成熟政客挑战
美国新一届总统大选时间表,包括:1)2019年6月,大选筹备拉开序幕,各党派竞选人报名、拉票;2)2020年1月至7月,举行“初选”,各党派选出唯一总统竞选人;3)2020年8月至10月,各竞选人全国造势、拉票,举行电视辩论会;4)2020年11月,各州选民投票、选出“选举人团”,确定新任总统。
美国目前处于大选初选前拉票阶段;特朗普在共和党内优势明显,党外主要竞争对手是民主党前副总统拜登等。共和党、民主党分别有2位、24位竞选人报名参加总统大选。最新初选民调显示,特朗普在共和党内支持率超80%、遥遥领先;而特朗普党外主要竞争对手包括前副总统拜登、老牌参议员桑德斯等。
特朗普如何连任成功?规则是拿到270张“选举人”票,秘诀是搞定“摇摆州”
大选的获胜规则是拿到270张选举人票,秘诀是搞定摇摆州。美国大选采取“选举人团”制,选民首先通过普选选出“选举人团”,后者随后投票确定新任总统。“选举人团”共538张票,竞选人获得270张票即胜选。同时,由于民主党和共和党都有传统票仓,每次大选中,决定大选最终结果的往往是摇摆州的选情。
2018年4季度以来,部分摇摆州对特朗普支持率不断下滑。美国摇摆州主要由传统制造业州和农业州等组成。2016年大选中,特朗普凭借多个摇摆州胜利、最终胜选。但去年以来,伴随贸易摩擦升级,摇摆州中的多个制造业州企业生产成本飙升,农业州农产品出口暴跌。2018年国会选举中,多个摇摆州倒戈、转向支持民主党。最新综合民调显示,特朗普在这些摇摆州中支持率继续下滑。
特朗普是极端保守主义代表;连任压力下,未来政策选择可能迎合摇摆州需要
共和党和民主党政治哲学大相径庭,特朗普更是走向了保守主义的极端。民主党的政治哲学是“自由主义”,推崇社会平等,主张“大政府”。共和党政治哲学是“保守主义”,注重宗教作用,主张“小政府”。2008年以来,两党意识形态越发极化。特朗普的上台,更是进一步激化两党分歧。随着对内实施移民禁令、修建美墨边境墙,对外推行贸易保护等,特朗普走向了保守主义的极端。
连任压力下,特朗普未来一段时间的政策路径选择,可能会受到摇摆州的利益需要等影响。历史上,美国总统连任失败,都发生在经济持续走弱阶段。目前,距离2020年大选初选、终选阶段已分别不足6个月、1年。若按照当前民调,特朗普将在多个关键摇摆州失利、输掉大选。为了谋求连任,贸易摩擦等政策能不能满足摇摆州的利益需要,可能会影响到特朗普接下来的政策路径选择。


风险提示:

全球经济遭遇“黑天鹅”事件冲击。



报告正文

美国新一届总统大选的筹备已自6月起拉开序幕。为更好地把握特朗普的连任前景,我们在跟踪各类民调支持率的同时,有必要系统地了解美国政治制度、总统大选规则,以及民主党和共和党的执政理念。


美国三权分立的政体下,总统行使行政权

美国三权分立的政治体制下,总统行使行政权,是国家元首、政府首脑和三军统帅;国会行使立法权,两院参议院和众议院分工明确;联邦最高法院和国会可以随时设立的次等法院行使司法权,联邦最高法院还拥有司法监督权、掌握宪法的最终解释权。


美国实行三权分立与制衡相结合的政治制度

美国是联邦制国家,政权组织形式是总统制,实行三权分立与制衡相结合的政治制度和两党制[1]的政党制度。在美国,“三权分立”指的是立法、司法、行政三种权力分别独立。其中,行政权由总统行使,立法权由国会掌握,司法权由联邦最高法院以及国会随时下令设立的低级法院来行使。

[1]两党制”主要指的是国内两大政党轮流执政的政治制度,并不代表国内只存在两个党派。在美国,虽然是民主党和共和党轮流执政,但美国还存在诸如绿党、自由党和共产党等其他党派。


美国总统行使行政权,是政府首脑和三军统帅

美国总统是美利坚合众国的国家元首、政府首脑和三军统帅。在一般的行政权利上,美国总统可以否决任何获国会通过的法案,可以向国会提出各种咨文,包括国情咨文、预算咨文、经济咨文、特别咨文等,并拥有对相关提案进行立法的建议权;有权提名联邦最高司法官(正式当选需要获得参议院的投票通过);拥有对联邦罪名的赦免权;有权任命驻外大使、公使和领事(须经参议院认可)、接见外国大使及公务人员等,有权与外国建交、缔结条约(须经参议院2/3多数票的批准)。此外,总统拥有权力与外国签订一切行政协定,而且不需经参议院的同意。
在军事权力上,美国总统是美国军队的最高领导人,可以通过参谋长联席会议和国防部等渠道指挥各类军事活动。在美国,对外宣战权属于国会,但总统有权不经宣战即展开军事行动。值得注意的是,美国国会拥有向军队拨款以及立法节制军队的权利,即国会可以随时切断军队的预算,因此总统绕过国会直接授权的军事活动在时间上一般受限。
在美国,并不是任何人都可以竞选总统,根据美国《宪法》规定,美国总统必须年满35岁、在美国居住14年以上,且必须是自然出生的美国公民。美国所有的政府公职中,只有总统和副总统必须是“出生时为美利坚合众国公民”。


美国国会行使立法权,由参议院和众议院组成

美国宪法赋予了美国国会立法权。在美国,一项法案一般需经过提出、委员会审议、全院大会审议等程序,一院(参议院或众议院)通过后,送交另一院,依次经过同样的程序,法案经两院通过后交总统签署;若总统不否决,或虽否决但经两院2/3议员重新通过,该议案将正式成为法律。国会在行使立法权时不受行政机关的干预,而且为了保障国会能够独立行使立法权,美国宪法还设定了“保障机制”——总统无权解散国会。总体来看,美国国会权力包括:制定法律权、修改宪法权、对总统的复选权及弹劾权[2]等。

[2]根据美国宪法,如果总统犯有“叛国、贿赂或其他重罪”国会有权通过弹劾罢免总统。首先由众议院司法委员会表决通过弹劾总统条款,然后由众议院全体会议进行辩论及表决。如果超过二分之一议员赞成弹劾,该议案则呈参议院。按照美国法律,总统被众议院弹劾后,参议院将在美国首席大法官主持下对其进行审判,但需要三分之二的多数票才能定罪和免职。在弹劾过程中,如果他主动辞职,国会就不予弹劾。

美国国会由参议院和众议院两院组成,参议院和众议院之间无隶属关系。参议院又称为上院,参议员为数100名;众议院又称为下院,众议院中有各州众议院议员435名。
参议院中的参议员来自美国50个州[3],各州均有2名参议员代表,他们由各州普选选出。参议院中,每位参议员的任期为6年,由于任期交错,因此每两年均有约三分之一的参议员席位需要改选。按照惯例,参议院议长由美国副总统担任,但他只是主持会议、无参议员资格,且除非是为了在表决平手时打破僵局,否则不得参与投票。参议院的实际权力掌握在两大党派的核心会议选出的领导人和党的督察员手中,多数派领导人是参议院的发言人。
[3]除了各州之外,其他美国地区,例如华盛顿特区、关岛、美属维尔京群岛、美属萨摩亚和波多黎各,也会选举出它们的国会代表,这些代表不能参与投票,但可以参与其他活动,例如事件调查和辩论活动。
与参议院不同,美国各州在众议院中拥有的席位以人口比例为基准,但至少会有一名众议员代表。众议员由各州普选选出,每届任期2年,无连任限制;众议院议长由议员选举产生,传统上为众议院中占据多数席位的党派的领导人。根据美国总统继位条例,众议院议长继任总统的顺序仅次于兼任参议院议长的副总统,为美国政坛的第三号人物。


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和部分次等法院行使司法权

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和国会可以随时设立的次等法院被美国宪法赋予司法权。按照宪法规定,美国司法机关的职责包括对向国会的立法提出异议或要求予以解释的司法案件作出裁决,以及审理涉及触犯联邦法的刑事案。美国联邦最高法院有权解释宪法,对司法权适用的范围进行界定,并宣布国会制定的法律违宪无效等。此外,联邦最高法院还拥有一项重要权力——司法监督权,即有权宣布一切违宪的法律不再具有效力,司法部门因此能制约立法和行政部门的任何违宪行为。
在司法体系上,美国的法院采取双轨制,即联邦法院与州法院同时存在且互不隶属[4] 。一般来说,州法院有对非联邦案件的终审权,但在涉及宪法的诉案中,联邦法院具有超越州法的上诉管辖权,即当事人有权将案件一直上诉至联邦最高法院。此外,联邦法院还负责审理涉及一个州以上的或关系到一个州以上公民的案件,以及涉外案件等。
[4]除了因宪法第14条修正案“平等保护条款”而要求各州尊重的某些宪法权利外。
为了保障司法独立,美国宪法规定联邦法官可以在行为良好期间一直任职。美国联邦法院的法官均由总统提名,并由参议院同意后正式上任;法官只要忠于职守,可以终身任职,直至死亡、退休或辞职[5] ,非经国会弹劾不能被免职。此外,如果总统因弹劾案受审,最高法院法官将担任审判庭主席。
[5] 在职期间的法官犯法会像总统或其他联邦政府官员一样受到弹劾。


如何当选美国总统?——搞定“选举人团”

“选举人团”制度是美国大选制度的核心。当选美国总统的核心条件,是在大选年11月的“选举人团”选举中拿到270张选举人票;当选总统的终极秘诀,是搞定两党双方都没有绝对把握的“摇摆州”。


2019/6至2020/11,美国总统大选跨过春夏秋冬

从2019年6月到2020年11月,美国新一届总统大选将跨过春夏秋冬。美国总统任期为4年,可连任1届。2020年,美国将举行第59届总统大选。根据大选时间表,2019年6月至2020年1月,是共和党和民主党各个总统竞选人争取党内支持的主要时间。从2020年2月开始,一直到7月,共和党和民主党将分别举行党内初选,确定唯一总统竞选人。7月至10月,共和党和民主党总统竞选人将耗费巨资,穿梭于全美各地,进行广告大战、发表竞选演说、会见选民、召开记者招待会,以及进行公开辩论等。11月,美国各州选民将投票选出“选举人团”,确定美国新任总统。

美国总统大选的初选,是选出代表所属党派参选的唯一竞选人。美国总统大选的初选会在各州举行,共和党和民主党的总统竞选人需要全力争取赢得各州的党代表选票。在2020年中的两党全国代表大会上,赢得最多党代表支持的竞选人将成为本党的正式竞选人。以共和党为例,美国各州拥有的共和党初选代表总数为2472,获得1237票支持的竞选人即初选获胜。美国总统大选初选的投票规则,包括个人投票制和党团会议投票制;初选投票方式,包括封闭式、开放式和半开放式。美国各个州在初选投票规则及投票方式上不尽相同。

美国总统大选的终选,是“选举人团”选举、决出最终总统人选。根据经验,美国总统大选终选的投票时间,一般在大选年11月的第一个星期二。这一天,美国各个州的选民将通过投票选举出州内“选举人团”。在所有州选出、合计538位“选举人”后,某位总统竞选人所属党派只要获得超过270位选举人席位,那么该总统竞选人将锁定总统职位。12月中旬,“选举人团”中的538位选举人将根据此前的选举结果、进行投票,正式确定新任美国总统。2021年1月,新任美国总统将正式宣誓就职。

[6]根据美国宪法规定,凡年满18周岁的美国公民均拥有选举权;除北达科他州外,其他州都规定选民必须事先办理登记手续,方能参加投票。美国总统大选中的“选民”范围,由各州的预选制度决定。如果采用“封闭式”预选制度,那么该州的“选民”仅限各政党的注册党员;如果采用“开放式”预选制度,那么选民将不受党员或非党员身份限制,在任意政党预选时均能进行投票。

[7] 承诺代表指“以预选结果为依据,承诺在本党全国代表大会上支持某特定总统竞选人的代表”。

[8]非承诺代表主要由党内知名人士组成,他们可以根据自己的意愿在全国代表大会上投票。


总统大选获胜规则——拿到270张选举人票

“选举人团”制度结合了人民普选和议会选举,是美国总统大选制度的核心。早在1787年,美国联邦制宪会便已明确总统选举实行“选举人团”制度。早期的“选举人团”制度中,美国总统是由各州议会而非选民选出的选举人投票产生,这使得总统大选容易被政党和议会直接控制。意识到这一弊端后,“选举人团”制度开始朝着普选的方向不断改进,并最终确定各州的“选举人团”由选民普选决定。
美国“选举人团”共有538张选举人票,总统竞选人获得的选举人票数达到270张便将胜选。如果所有的总统竞选人均未能获得270张选举人票,根据美国宪法规定,美国国会众议院将从得票最多的前三名竞选人中选出总统。具体来说,美国各州都将被赋予一张“选票”(50个州共50张选票),得票数过半(26票)的竞选人将当选新任总统(觉得自己获胜无望的竞选人可以选择将自己的选票转移给其他竞选人)。随着美国“两党制”政党制度的确立,选举人票基本上由民主党和共和党瓜分。

美国各州拥有的选举人票数同该州在国会的参议员和众议员人数总和相等。美国各州均拥有2名参议员,众议员的人数则根据各州的人口比例来分配。人口规模大的州将拥有更多的众议员人数,因此也拥有更多的选举人票。值得说明的是,虽然哥伦比亚特区在国会中没有任何有投票权的参议员或众议员,但它仍拥有3张选举人票。

“选举人团”的选票主要实行“胜者全得”的计票方式。除了缅因州和内布拉斯加州这两个州是按普选得票比例分配选举人票外,美国其余48个州和华盛顿特区均实行“胜者全得”制度,即把本州的选举人票全部给予在该州获得相对多数普选票的总统竞选人。由于实施“胜者全得”制度,美国历史上曾出现总统竞选人赢了选民的普选票(支持率超50%),却因选举人票没过半数而输掉大选的情形。


赢了民众支持率,也可能输掉最终的总统大选

一般而言,“选举人团”最终的投票结果与民众普选的结果会保持一致。例如,在2012年美国总统大选中,民主党竞选人奥巴马在26个州和哥伦比亚特区获胜,共赢得332张选举人票,超过共和党竞选人罗姆尼的206张选举人票。与此同时,奥巴马的普选支持率为51.1%,高于罗姆尼47.2%。

受投票规则影响,“选举人团”得票率与普选支持率不一致也有可能发生。举个简单的例子,假设一共有3个州,人口规模分别为10万、5万和5万,选举人票分别为8张、5张和5张[1]。假设存在总统竞选人A和B,其中,A在人口10万的州获得普选选票9万张,在人口5万的2个州分别获得选票2万张;B在人口10万的州获得选票1万张,在人口5万的2个州分别获得选票3万张。按照“选举人团”计票方式,竞选人A将仅获得8张选举人票,竞选人B将获得10张选举人票,这样B将胜选。但比较普选支持率,A的支持率是65%(13万/20万),超过了B的35%(7万/20万)。
[1]在美国,所有州都有2名参议员,因此都有2张基本的选举人票;假设还有12张对应众议员数量的选举人票,按照各个州的人口比例,上述3个州能分别分到6张、3张和3张选举人票。
回顾近10届美国总统大选,2000年和2016年大选中,民主党总统竞选人赢得了更多的普选票,但最终都输掉大选。2000年大选中,民主党总统竞选人戈尔赢得了48.4%的普选选票,领先共和党总统竞选人小布什的47.9%;但在“选举人”票方面,戈尔的得票率为49.5%,落后小布什的50.5%,最终输掉大选。2016年总统大选中,民主党总统竞选人希拉里拿到48.2%的普选选票,领先共和党竞选人特朗普的46.1%。同样在“选举人”票方面,希拉里的得票率仅为42.2%,不及特朗普的56.5%,输掉大选。


赢得大选的秘诀——拿到“摇摆州”的选举人票

何为“摇摆州”?通俗的讲,就是民主党和共和党都“没把握”赢的州。由于美国大多数州的“选举人团”投票采用“胜者全得”的计票方式,各党派总统竞选人一般都会将更多时间、精力等投入到在双方都没有明显优势的州上,即“摇摆州”。美国历史上,摇摆州并非一成不变,部分传统的“票仓”会因其他政党影响力的扩大而逐步变为摇摆州,部分摇摆州也会因某个政党影响力的不断下降而转变为其他政党的“票仓”。
摇摆州的投票结果往往决定了大选的最终结果。由于民主党和共和党都有传统的“票仓”,因此每次大选中,决定最终大选结果的往往是摇摆州的投票结果。通过统计1996年以来的历次大选投票结果,我们发现,有8个州一直是摇摆州——两党普选投票支持率的差距一直在5%甚至3%以内(分别是新罕不什尔州、俄亥俄州、佛罗里达州、亚利桑那州、内华达州、科罗拉多州、弗吉尼亚州、宾夕法尼亚州),而只要获得这8个州的大多数选举人票,最终都能赢得总统大选。

特朗普在2016年大选中,战胜希拉里的关键是赢得了3个选情胶着的摇摆州的胜利。2016年大选中,主要摇摆州包括俄亥俄州、佛罗里达州、内化达州、威斯康星州、新罕不什尔州、宾夕法尼亚州、科罗拉多州、亚利桑那州、爱荷华州、弗吉尼亚州,共拥有126张选举人票。大选投票中,特朗普赢得了6个摇摆州、共计94张选举人票,遥遥领先希拉里的32张选举人票。特朗普在俄亥俄州、佛罗里达州和宾夕法尼亚州的胜选尤为关键,它们均是从支持民主党转向支持共和党,为特朗普贡献了67张选举人票。


“驴、象”争霸,民主党和共和党的百年博弈

民主党的政治哲学是“自由主义”,推崇革新、容忍与社会平等,坚持“大政府”立场。共和党的政治哲学是“保守主义”,强调文化的延续,坚持“小政府”立场。同时,执政成绩上,民主党总统执政时期的表现都要优于共和党总统。但上述执政绩效的差异可能更是缘于外部因素冲击,而非两党执政能力上的差距。


源相同,民主“驴“和共和“象”均出自民主共和党

自1789年华盛顿就任美国第一届总统开始,美国统治阶级中就是否建立一个强大的中央政府出现分歧。以当时的财政部长汉密尔顿(Alexander Hamilton)为代表的一批人赞成建立强大的中央政府,被称为“联邦党”;以当时的国务卿杰弗逊(Thomas Jefferson)为代表的部分统治精英反对建立强大的中央政府,并强调州的权利和主权,被称为“反联邦党”。在1793年,杰弗逊辞任美国国务卿,并随后创立了自己的政党“民主共和党”,这是美国民主党和共和党共同的“前身”。
1800年,杰弗逊成功当选美国第三任总统,民主共和党的影响与日俱增。1816-1824年,联邦党逐步消亡,民主共和党一家独大。但风平浪静下是暗流涌动,民主党内出现了2个派别,分别是代表美国北部和中部工商业的民主共和党人,以及代表南部种植园主的民主共和党人。1828年,代表南部新兴种植园主利益的杰克逊将军当选美国第7任总统,以他为首的一批人随后组成了“民主党”,这标志着美国民主党正式诞生。同期,代表北部和中部工商业的民主共和党人从民主共和党中分裂了出来,成立“国家共和党”。1833年,国家共和党改称辉格党。
1848年,民主党内的一些改革派、辉格党内主张根绝奴隶制的自由派和部分工业资本家联合成立了“自由土地党”,这也是美国内战前夕成立的共和党的前身。1854年,在关于新建立的堪萨斯州是否适用奴隶制的问题上,爆发了堪萨斯内战以及美国各个政党的分裂及重新改组。大多数原辉格党人、部分民主党人和部分反奴隶制的自由党人于同年7月联合成立了主张反对奴隶制的共和党,这标志着美国共和党正式诞生。

受政党的发展影响,美国历届总统的“结构”发生了显著变化。例如,在建国初期,美国前2位总统(华盛顿和亚当斯)均来自联邦党,共执政12年;随着民主共和党的成立,联邦党的执政地位随之被取代,出自民主共和党的总统共有5位,前后执政36年;理念不合使得民主共和党中的一派人独立出来、成立辉格党,出自辉格党的总统共4位,执政8年。随着1854年共和党的成立,美国正式进入民主党和共和党轮流执政阶段。从1860年开始,民主党出身的总统共有11位,前后执政时间为68年;共和党出身的总统有18位,前后执政时间为84年。


“志”不同,两党在政治哲学上存在显著差异

虽然同出于民主共和党,但民主党和共和党在政治哲学上有着显著差异。例如,民主党的政治哲学是“自由主义”,推崇革新、容忍与社会平等,主张观念、制度和法律等应随着社会环境的改变而变迁;与民主党不同,共和党的政治哲学是“保守主义”,强调文化的延续性,注重传统价值、社会稳定与宗教的作用。
“自由主义”和“保守主义”在政府角色的定位上有着巨大分歧。“保守主义”认为政府权力的扩大等价于个人自由的缩小,政府对经济的干预和对社会问题的涉入必定会危害个人自由,后者是美国文明的根基。部分极端的“保守主义”信奉者甚至认为政府的社会福利、高开支、高税收以及保护少数民族权益等政策造成了美国很多社会经济问题。与“保守主义”不同,“自由主义”认为放任不管的经济政策导致了严重的贫富不均、高失业、种族歧视等一系列问题。面对如此多的社会问题,“自由主义”认为政府权力是消除这些问题的重要手段,缺少政府参与将引发更为严重的后果。

“自由主义”和“保守主义”之间的差异还体现在社会政策上。民主党和共和党在诸如税收、政府调控经济、民权保障、枪支管制和环境保护等社会政策上的态度大相径庭。例如,民主党明确反对工作歧视,支持堕胎合法、支持同性恋婚姻、支持胚胎干细胞研究和枪支管制等;与民主党完全相反,共和党反对过度关照弱势群体,反对堕胎、反对同性恋婚姻、反对胚胎干细胞研究和枪支管制等。

2008年金融危机后,美国两党意识形态越发极化。2008年以来,共和党和民主党在意识形态方面越发极化,共和党越来越“保守”,而民主党越来越“自由”。两党在意识形态上的分歧,极大地影响了美国内政方向。2011年至2016年,共和党在国会中对所有奥巴马的政策主张都投“反对”票,导致奥巴马的政府财年预算案、移民改革计划、大法官提名和TPP等均无法落地。特朗普上台后,随着民主党也采取同样的全投反对票策略,特朗普在废除奥巴马医保法案等议题上均宣告失败。

特朗普的政策主张,更是走向了保守主义的极端。特朗普的政策主张不断走向保守主义的极端,例如,对内禁止穆斯林移民进入美国、建立美墨边境墙、支持通话监视、对罪犯使用酷刑等,对外抨击多边贸易制度、持续推行大规模贸易保护等。与特朗普相比,无论是奥巴马、还是希拉里,都坚持进一步深化民主党的传统主张,包括放宽移民留美条件、支持堕胎和枪支管制,以及支持增税、加强金融监管和反对大规模贸易保护等。不难发现,特朗普的核心政策主张,与民主党的立场几乎完全相反。


在经济表现上,民主党执政时期要优于共和党

从GDP的实际增长率来看,民主党总统执政时期的GDP年均实际增速达到4.3%,比共和党的2.6%高出1.7个百分点。回溯两党各个总统的执政成绩,共和党总统中表现最好的是里根总统的第二个任期,该期内GDP实际增速达到3.9%,但这个水平在民主党总统中只能排名第五。经济增长的其他相关指标(人均GDP、非农产出、工业产出、生产效率)表现上,民主党依然优于共和党。

民主党总统执政时期在劳动力市场、资本市场上的表现同样出色。社会就业规模的年均增速上,民主党总统执政时期的水平达到2.6%、高于共和党的1.8%,失业率年均水平为5.6%、低于共和党的6.0%,非农部门工作时间年均增速达2.2%、高于共和党的0.6%,非农部门时薪收入年均增速1.8%、高于共和党的1.4%。资本市场方面,民主党总统执政时期的S&P500指数年均收益率高达8.4%、远超共和党的2.7%,企业收益占GDP年均比例达5.6%、超出共和党的4.7%,财政赤字率年均2.1%、低于共和党的2.8%。

通胀、利率水平上,民主党总统执政时期要低于共和党。民主党总统执政时期的PCE物价指数和GDP平减指数年均水平分别为3.0%和2.9%,低于共和党的3.3%和3.4%,通胀变化上,民主党总统执政时期PCE物价指数和GDP平减指数分别年均增长1.1%和0.9%,高于共和党的-0.8%和-0.8%。同时,民主党总统执政时期的3M国库券年均收益率和联邦基金年均利率水平分别为4.0%和4.8%,低于共和党的4.9%和5.6%;利率变化上,民主党总统执政时期,3M国库券收益率和联邦基金利率分别年均提高1.8%和2.3%,超出共和党的-1.5%和-2.1%。

共和党执政表现差?真的只是因为外部环境差

民主党总统一般在执政前2年的表现要优于共和党总统,但在执政后两年的表现与共和党总统不相上下。为何两党在执政期内前2年的表现有如此大的差异?我们发现,共和党总统执政前一年,美国GDP实际增长率平均达到4.3%,远远高于民主党总统执政前一年的1.9%。4.3%的GDP增速显著超出了美国GDP增速的历史平均水平;面对如此“高”的增长基数,共和党总统执政后,美国GDP增速发生下滑显得“很正常”。与共和党总统相反,民主党总统在执政前一年面对的增长基数均相对偏低,这也使得他们在执政后拥有更高的经济潜在增长空间。

民主党和共和党总统的执政能力实际上无显著差异,表观执政绩效的优劣主要缘于外部环境的不同。根据Blinder & Watson(2016)[10]的研究,内部因素诸如货币政策、税收政策和国防开支等,对两党总统执政绩效差异的解释力非常低,解释力之和基本为0。而外部因素中,诸如石油价格、外生技术进步、消费者情绪、消费者预期和其他不确定性因素等,对两党总统执政绩效差异的解释力非常高,解释力之和高达1.42%、与两党总统的执政绩效之差1.79%非常接近。

[10]AlanS. Blinder & Mark W. Watson, 2016, “Presidents and the US Economy: AnEconometric Exploration”,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Vol. 106(4), pp 1015-45.


花落谁家?特朗普2020年终极大选的猜想

今年以来,为准备2020年总统大选,特朗普频频推行高压关税政策、寻求达成最有利于美国的贸易协议。但不断升级的贸易摩擦,严重打击了摇摆州中的制造业州和农业州,特朗普的支持率随之大幅下滑。连任压力下,特朗普未来一段时间的政策路径选择,可能会受到摇摆州的现实利益需要等影响。


今年以来,为谋求总统连任,特朗普频频出招

为准备2020年总统大选、谋求连任,特朗普今年频频出招,不仅要求美联储降息,更主动升级贸易摩擦、寻求贸易谈判最大价码等。今年以来,特朗普频频抨击美联储,要求美联储大幅降息。同时,特朗普主动升级贸易摩擦,上调对中国5500亿美元出口商品关税税率,并把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等。特朗普要求美联储降息,是为了支撑美股走势、“敦实”自己的政绩工程。而特朗普升级贸易摩擦,是希望通过高压关税政策、寻求贸易谈判最大价码,以讨好支持自己的农民、蓝领工人等群体。

但是,特朗普一系列的政策主张,面临的国内反对声音在快速增加。例如,针对特朗普的抨击,美联储4位前任主席在《华尔街日报》联合署名发表文章《美国需要一个独立的美联储》,强调美联储是服务于经济、而非政治,美联储应高度政治独立、避免被一小撮政客的利益绑架。同时,美国国内反对特朗普升级贸易摩擦的声音也在快速增加。此前多位明确支持特朗普贸易政策的参议员,开始反对贸易摩擦升级,多位农业州、制造业州的参议员更是表示,贸易摩擦负面冲击巨大、需尽快达成贸易协议。


特朗普党内优势较为明显,党外面临诸多挑战

目前,共和党、民主党分别有2位、24位竞选人宣布角逐总统大选;民主党竞选人普遍反对大规模贸易保护,并支持提高最低工资、对富人加税等。共和党内,除特朗普外,仅前马萨诸塞州州长维尔德宣布参选。维尔德是共和党内支持财政保守主义的代表人物,近年来对特朗普政府一直持严厉抨击态度。民主党内,有24位竞选人宣布参加2020年大选,其中不乏有前副总统拜登、联邦参议员桑德斯等曾多次角逐总统大选的成熟政客。目前,民主党主要竞选人已经先行参与了2场党内初选辩论,公开宣扬自身执政理念。其中,大部分竞选人均支持提高最低工资、对富人加税等,并反对大规模贸易保护。

根据最新初选民调,特朗普在共和党内优势明显,党外主要竞争对手是民主党前副总统拜登、老牌参议员桑德斯等。特朗普在共和党内优势明显,最新初选民调数据显示,特朗普党内支持率高达83%,远远领先另一位总统竞选人维尔德。与共和党不同,民主党内目前没有一位竞选人拥有绝对优势。具体来看,前副总统拜登的党内支持率在30%上下、暂时领跑,参议员桑德斯、Warren、Harris的支持率分别达到16%、15%、11%。除了上述4位竞选人外,民主党其他竞选人在党内的支持率均低于10%。

从已经筹得的竞选资金来看,特朗普遥遥领先其他所有竞选人,民主党内桑德斯暂时领跑、但优势不大。Opensecrets最新数据显示,特朗普为连任总统已经筹款1.5亿美元,不仅远超共和党竞选人维尔德的87万美元,更是遥遥领先一众民主党竞选人。民主党内,筹款规模暂居第一的是桑德斯,共筹资金4653万美元,紧随其后的依次是Warren(3612万美元)、Buttigieg(3243万美元)、Harris(2721万美元)。前副总统拜登虽然在民主党内民调支持率领跑,但目前仅筹得2411万美元、在民主党内位居第5。


能否成功连任?满足摇摆州利益需要最为关键

2018年以来,伴随特朗普政府对进口商品征收高额关税,摇摆州中的主要制造业州均遭受明显负面冲击。2018年3月起,特朗普政府先后对多个国家钢铁、铝及其他中间品征收高额关税。受此影响,美国大部分制造业企业的生产成本显著抬升,盈利能力大幅下滑。以汽车行业为例,由于生产汽车的成本持续高增,2019年1季度美国车企总利润增速较2018年初下滑超1倍。州层面的经济及就业数据显示,密歇根、宾夕法尼亚等美国摇摆州中的制造业大州均遭受明显负面冲击。

由于贸易摩擦严重打击了农产品出口,美国摇摆州中的主要农业州经济景气加速下滑。随着其他非美经济体反击美国贸易保护、对美国农产品征税等,美国农产品出口持续走弱。农产品的出口受阻,导致美国摇摆州中的主要农业州损失惨重,南达科他、北达科他、爱荷华等摇摆州的农业产值均显著萎缩。同时,根据堪萨斯联储最新披露的数据,2018年美国共有498个农场破产、创下历史新高,北达科他、爱荷华等摇摆州的农场破产数量更是较2008年翻了2倍。

2018年10月,宾夕法尼亚、密歇根、爱荷华等受贸易摩擦冲击较大的摇摆州,在众议院中期选举中倒戈、转向支持民主党。2016年总统大选中,特朗普能战胜希拉里的关键,是宾夕法尼亚、密歇根、威斯康星这3个摇摆州,从支持民主党转向支持共和党。然而,持续的贸易摩擦冲击下,宾夕法尼亚州和密歇根州的选民在2018年10月的众议院中期选举中纷纷倒戈。连续2届总统大选中都支持共和党的爱荷华州,也转向支持民主党。最终,共和党在众议院选举中失利,民主党时隔7年重新夺回众议院。

今年以来,遭遇贸易摩擦冲击较大的摇摆州,对特朗普的支持率继续下滑。美国摇摆州包括多个传统制造业州(铁锈地区)和农业州。随着特朗普持续升级贸易摩擦等,美国制造业企业生产成本飙升、盈利增速大降。而其他经济体的反击、对美国农产品征税等,又显著拖累美国农业部门。最新综合民调显示,在受贸易摩擦影响较大的制造业州威斯康星、密歇根、宾夕法尼亚、俄亥俄(以下游消费制造为主),以及农业州爱荷华(大豆、玉米主产区)等,特朗普的支持率均不断下滑、并落后民主党总统竞选人拜登。

贸易摩擦等政策,能不能满足摇摆州的利益需要,可能会影响特朗普接下来的政策路径选择。目前,距离美国新一届总统大选初选仅6个月时间,距离两党竞选人开始直面PK的时点也不足1年。对于特朗普而言,如果按照目前民调支持率,他将在宾夕法尼亚、密歇根、威斯康星、爱荷华等受贸易摩擦影响较大的关键摇摆州失利,输掉总统大选。为了谋求连任,贸易保护等政策本身能不能满足摇摆州的利益需要,可能会影响特朗普接下来在政策路径上的选择。

通过研究,我们发现:

1)美国新一届总统的大选时间表包括:①2019年6月,新一届总统大选的筹备拉开序幕,各党派竞选人报名、拉票;②2020年1月至7月,总统大选举行“初选”,各党派选出唯一总统竞选人;③2020年8月至10月,各党派竞选人全国造势、拉票,并举行电视辩论会;④2020年11月,各州选民投票、选出“选举人团”,确定总统人选。

2)美国大选制度的核心是“选举人团”制度。这一制度下,各州选民首先通过普选确定本州的“选举人团”,“选举人团”中的选举人随后投票选出新任总统。“选举人团”共有538张选举人票,总统竞选人获得270张票即可胜选。由于不同州之间选举人票比例和选民数量比例不完全一致,历史上曾多次出现赢了支持率、却输掉大选的情形。

3)美国大选的获胜秘诀,是搞定“摇摆州”。由于民主党和共和党都有传统票仓,每次总统大选中,决定最终结果的往往是摇摆州的投票结果。例如,2004年大选中,小布什在拿下6个关键摇摆州的选票后,成功当选美国总统。特朗普在2016年大选中,战胜希拉里的关键也是赢得了3个选情最焦灼的摇摆州的胜利。

4)在政治哲学、政府角色定位等方面,民主党和共和党的立场大相径庭。例如,民主党的政治哲学是“自由主义”,主张“大政府”。而共和党的政治哲学是“保守主义”,主张“小政府”。执政能力上,民主党和共和党平分秋色。虽然民主党总统的表观执政绩效更好,但这更多是由油价、技术进步等外部因素导致,非能力上的差异。

5)美国目前处于大选初选前拉票阶段,共和党、民主党分别有2位、24位竞选人报名参选。最新初选民调显示,共和党内特朗普支持率超80%、遥遥领先,民主党内拜登支持率在30%上下、暂时领跑,其他民主党总统竞选人党内支持率均低于20%。

6)2018年4季度以来,受贸易摩擦等影响,美国制造业州内企业生产成本飙升、盈利增速大降,农业州农产品出口暴跌。由于美国摇摆州包括多个传统制造业州和农业州,去年10月,部分受贸易摩擦冲击大的摇摆州在国会选举中倒戈、支持民主党。最新综合民调显示,特朗普在这些摇摆州中支持率继续下滑。连任压力下,贸易保护等政策本身能不能满足摇摆州的利益需要,可能会影响特朗普接下来在政策路径上的选择。


海外宏观最新深度报告,烦请参阅:

 【2019年全球宏观经济展望】逃不开的周期轮回

 【重磅深度】“繁荣的顶点”,已进入验证期 ——十一论繁荣的顶点

 【重磅深度】如何理解欧洲经济? ——十论繁荣的顶点

 【重磅深度】新兴市场危机,离我们有多远?——九论繁荣的顶点

 【重磅深度】强势美元的背后——八论繁荣的顶点

 【重磅深度】美国景气跟踪框架构建——七论繁荣的顶点

 【重磅深度】美股震荡背后的经济逻辑——六论繁荣的顶点

 【重磅深度】逃不开的经济周期——五论繁荣的顶点

 【重磅深度】韩国出口持续暴跌,释放什么信号?——四论繁荣的顶点

 【重磅深度】滞胀魅影——三论繁荣的顶点

 【重磅深度】再论繁荣的顶点

 【重磅深度】繁荣的顶点

 【重磅深度】特朗普减税效果,是否高估?

 【重磅深度】正确评估美国减税效果

 【重磅深度】美股历次“见顶”背景梳理



研究报告信息

证券研究报告:特朗普的终极大选“猜想”

对外发布时间:2019年9月17日

报告发布机构:长江证券研究所

参与人员信息:

赵伟 SAC编号:S0490516050002  邮箱:zhaowei4@cjsc.com.cn

徐骥 SAC编号:S0490518070010  邮箱:xuji@cjsc.com.cn



近期重点研究报告

◆ 首席问答

【首席问答】第1期:1月经济数据的“幻象”与“真相”2019/2/20

◆ 经观伟论——热点思考

【经观伟论】理解资管新规的变与不变 2018/5/10

【经观伟论】答读者问 | 新书《蜕变·新生:中国经济的结构转型》作者赵伟博士专访 2017/12/15

【经观伟论】新书推介 |《蜕变

文章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推荐
嗨牛财经 版权所有 © 2014-2019 粤公网安备44010402001139   粤ICP备14041788号-1
用户登录 关闭
还没有嗨牛账号?立即注册
嗨牛财经公众平台 关闭
可在嗨牛财经微信端获得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