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第一阶段协议划重点(高瑞东、赵格格、花长春)



导 读


中国落实“第一阶段”协议承诺的过程,也是全面深化改革、进一步推动生产要素市场化、全方位扩大开放的过程。



摘 要


2020年1月13日至15日,国务院副总理、中美全面经济对话中方牵头人刘鹤率团访问华盛顿,并于当地时间1月15日上午,在签署仪式上,宣读了习近平主席致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口信,并共同签署了中美“第一阶段”协议。


1.“第一阶段”协议签订,为2020年全年中美经贸缓和奠定基础。中美贸易战从2018年3月发酵以来,不断升级,不仅双方加征关税持续提升,而且争议扩散到科技和金融领域。“第一阶段”协议的签订,大幅降低了中美贸易战短期进一步升级的风险,可以有效提升市场风险偏好。同时,中国落实“第一阶段”协议承诺的过程,也是全面深化改革、进一步推动生产要素市场化、全方位扩大开放的过程,是中国推动由商品和要素流动型开放,向规则等制度型开放的重要转变,势必有益于提高中国全要素生产率。


2. 中国短期扩大自美进口,以时间换空间。中方承诺2020-2021年加大自美进口2000亿元,进口基准规模为2017年。2020和2021年采购总金额分别为767和1233亿美元,分别占比38%和62%,采购类型包括四大类,一是制造业产品(包括工业机械、电子器材和机械、药品、飞机、汽车、光学与医疗器材、钢铁等)777亿美元;二是农业类(包括油籽、肉品、谷物、棉花、水海和其他农业商品)320亿美元;三是能源类(包括液化天然气、原油、石化产品、煤炭)524亿美元;四是服务采购(包括知识产权使用费、商务旅行和旅游、金融服务与保险、其他服务、云与相关服务等)379亿美元。


3. 中美就人民币汇率达成共识。一方面,美国财政部发表声明,将中国移出“汇率操纵国”名单。另一方面,中方承诺将避免竞争性贬值、避免将汇率用于竞争性目的,承诺提高国际收支数据的及时性和透明度。伴随着美方持续提高对华产品税率,人民币汇率不断走弱,一度接近7.2。随着“第一阶段”协议的达成,以及“汇率操纵国”的指控取消,预计人民币将在6.7-6.9区间波动。人民币汇率是否会进一步升值,要看美方取消对华加征关税的节奏。


4. 中美在知识产权和技术转让方面达成共识一方面,中美双方承诺将确保公平、充分和有效地保护和执行知识产权,对商业秘密保护、药品相关的知识产权、专利有效期延长、电子商务平台知识产权保护、地理标志、盗版和假冒、恶意商标、知识产权案件的司法程序、知识产权保护的双边合作等十个方面做出具体规定。另一方面,中美双方强调了技术转让自愿原则,并承诺加强技术转让方面的信任和合作。


5. 中国进一步开放金融服务市场。中方承诺将在银行、信用评级、电子支付、金融资产管理(不良债务)、保险、证券,基金,期货等多个领域方面进一步开放金融服务,包括中国应在2020年4月1日之前取消所有保险领域的经营范围限制,取消寿险、养老保险和健康保险领域的外资股比限制;取消证券,基金管理,期货服务的外资股比限制,允许美国独资保险公司进入这些领域。


6. 中美进一步加强农业合作。包括乳品和婴幼儿配方奶粉、禽肉、牛肉、活种牛、加工肉类、肉禽电子信息系统、水产品、大米、植物卫生、宠物食品动物饲料等多个品类,提高准入效率,促进农产品贸易增长;并在关税配额、农业生物技术、食品安全等方面加强沟通。


7. 中美建立双边评估和争端解决机制双方建立“贸易框架小组”,由中国国务院分管副总理和美国贸易代表牵头,以讨论本协议的落实情况。中美双方各自设立“双边评估和争端解决办公室”,接受另一方的申诉,被申诉方应先启动评估,随后指定官员启动磋商。如果中国国务院分管副总理和美国贸易代表举行的会议未解决申诉方关注,双方应就申诉方所受损害或损失的回应快速进行磋商。


8.关税减让和产业补贴或是“第二阶段”协议谈判重点。中方最关切的关税减让,以及美方最关切的产业补贴的事项,应该是中美“第二阶段”谈判的主要事项。长期来看,中美双方是长期互相博弈,持久战。我们的最大目的是管控分歧,以时间换空间,为长期作战做好战略储备,这个过程争分夺秒。美国特朗普总统想要打击的,可以说是三个方面,一是国家资本主义,二是产业补贴,三是高科技企业。而我们在十九届四中全会的提出,要构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关键核心技术攻关新型举国体制。中美双方的长期战略方向是冲突的,中美的博弈是我们的技术不断上攻的过程,不断争取发展权的过程,道路难走,也必须走,因为这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必经之路。 

正 文


一、协议文稿发生了哪些变化? 

2020年1月13日至15日,国务院副总理、中美全面经济对话中方牵头人刘鹤率团访问华盛顿,并于当地时间1月15日上午,在签署仪式上,宣读了习近平主席致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口信,并共同签署了中美“第一阶段”协议。

 

“第一阶段”协议签订,为2020年全年中美经贸缓和奠定基础中美贸易战从2018年3月发酵以来,不断升级,不仅双方加征关税持续提升,而且争议扩散到科技和金融领域。“第一阶段”协议的签订,大幅降低了中美贸易战短期进一步升级的风险,可以有效提升市场风险偏好。同时,中国落实“第一阶段”协议承诺的过程,也是全面深化改革、进一步推动生产要素市场化、全方位扩大开放的过程,是中国推动由商品和要素流动型开放,向规则等制度型开放的重要转变,势必有益于提高中国全要素生产率。



二、中国购买了哪些产品? 

 

2020及2021年中方新增自美进口2000亿美元(2017年基础上),2020年主要以制成品为主。2020及2021年中方新增自美进口合计2000亿美元(2017年基础上),其中2020年为767亿美元,占比38%,2021年占比62%。从具体分类来看,2020年主要是制成品,新增进口329亿美元,占当年的767亿美元新增进口的43%。而2021年,制成品新增进口规模虽然仍然为最大,但是占比下降至36%,农产品、能源产品及服务的新增进口规模在上升。协议中同时包括,从美国购买和进口到中国的制成品,农产品,能源产品和服务的数量增加的趋势将在2022年至2025年继续保持。



三、贸易战历时三年,暂时停战 

中方最关切的关税减让,以及美方最关切的产业补贴的事项,应该是中美“第二阶段”谈判的主要事项。长期来看,中美双方是长期互相博弈,持久战。我们的最大目的是管控分歧,以时间换空间,为长期作战做好战略储备,这个过程争分夺秒。美国特朗普总统想要打击的,可以说是三个方面,一是国家资本主义,二是产业补贴,三是高科技企业。而我们在十九届四中全会的提出,要构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关键核心技术攻关新型举国体制。中美双方的长期战略方向是冲突的,中美的博弈是我们的技术不断上攻的过程,不断争取发展权的过程,道路难走,也必须走,因为这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必经之路。

 



政策预期差系列


《七》土地改革是下一个突破口吗(20191226)

《六》如何拯救制造业投资(20190922)

《五》政治局会议:逆周期政策轻踩油门(20190730)

《四》社融还有哪些超预期可能:影子银行视角(20190520)

《三》难有和平崛起,唯有努力抗争(20190512)

《二》PPI将超预期上行,盈利底将现(20190421)

《一》户籍制度改革将明显拉动三线地产销售(20190409)


大国博弈系列


《十二》为什么我们能成功预判中美达成协议(20191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