挪用366亿,主犯逃亡五个国家!阜兴案真相大白!

百亿平台接连出事。打破刚兑的时代,有没有什么稳健的私募,可以替代非标固收,让我们在追求年化10%左右的收益的时候,不用时不时忍受大幅回撤呢?


厂长整理了一份名单,包含股票、量化指数增强、量化CTA、对冲套利、阿尔法策略、复合策略、债券等各类产品,对景林、高毅、汉和、少薮派、九坤、幻方、明汯、展弘、黑翼、致诚卓远等作出了详细解析,还有厂长最近实地走访,发现的小而美的私募。详细的内容都放在图片名单里了,长按下方二维码加入星球即可获得完整内容




厂长的话



"私募第一案"的阜兴往事有了最新消息。近日,证监会下达它的“天字第一号”市场禁入决定书:阜新集团集资诈骗事实已被查明,其366亿的基金资产系挪用,而跑路未遂的朱一栋等人将被拉入“永久黑名单”。。。阜兴的天雷故事终究告一段落,但金控集团“自融 旁氏”的资本把戏,还远没到要收场的地步。



99.37%的基金资产被挪用!


近日,证监会发布了对阜兴集团朱一栋、赵卓权、余亮等7名责任人员的“市场禁入决定书”。该决定书显示,阜兴系涉嫌集资诈骗事实查明,将对朱一栋、赵卓权采取终身证券市场禁入措施;对余亮采取十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对徐铭、张敏、李木松、王源采取三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



根据立信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司法鉴定意见里的数据,已核查的160个基金产品共计募集资金368.45亿元;除留存于募资账户、投资标的公司账户的资金余额外,其余募集资金未按约定用途使用,属于挪用基金财产,挪用金额合计365.65亿元,占已分析资金总额的99.37%


具体而言,阜兴系的私募基金产品有着极为明显的自融及资金池特征。其约定的主要投资领域为合伙企业合伙份额、股权类、债权、项目收益权等,累计募集本金368.45亿元。但这160个产品却均投向于富建集团等43家阜兴系关联公司。。。这些所谓的关联公司,其实都是朱、赵等人安排公司员工、亲友所注册的壳公司。


而据监管机构调查,阜兴基金产品募集的资金进入投向账户后,随即就被转入到了资金池账户,该笔金额达到292.75亿元,占全部募集资金的79.46%;直接转入其他关联方或其他单位及自然人账户后,通过资金划转,再次转入关联方资金池的金额55.71亿元,占全部募集资金的15.12%。综上,募集资金从投向账户最终转入关联方资金池的总量达到348.46亿元,占全部募集资金比例达94.58%


至于这些资金的真实去向,有部分是被朱一栋等人用于提成奖励和个人挥霍。其中,用于提成佣金的金额为6.04亿元,用于个人挥霍的金额为0.65亿元,构成侵占基金财产,侵占金额为6.69亿元。


另外,阜兴系私募机构还存在向不特定投资者公开宣传推介私募产品、向投资者承诺投资本金不受损失及最低收益、未按照合同约定向投资者披露可能存在的利益冲突情况以及可能影响投资者合法权益的重大信息等问题。


证监会认为,阜兴系私募机构的行为涉案金额特别巨大、涉及投资者众多、情节特别严重,严重扰乱了证券市场秩序并造成恶劣社会影响。朱一栋、赵卓权是阜兴系私募机构违法行为的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违法情节特别严重;余亮是阜兴系私募机构违法行为的其他直接责任人员,违法情节较为严重;徐铭、张敏、李木松、王源是阜兴系私募机构违法行为的其他直接责任人员,违法情节严重。


大连电瓷的资本往事


阜兴在资本市场里的首次“露角”,还要追溯到16年时的大连电瓷一案。


2016年5月,阜兴集团董事长朱一栋授权宋某某和郑某某以配资形式购买“大连电瓷”股票。6月,郑某某把对外号称“华北第一操盘手”的李卫卫介绍给朱一栋,进行操盘。约定好怎么分钱后,资金在7月份资金到账。接着,他们就利用资金优势和对信息披露的控制权肆意将股民玩弄于股掌之间



为了更好地隐藏自己,李卫卫准备了495个账户,用完一批再换一批,市场监控人员在2016年12月进行分析时,锁定了200多个个人账户,这些账户当时的浮盈高达6个亿。


后面的故事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顺风顺水,李卫卫玩爽了就不顾之前的约定了,私自提高杠杆,并把配资多出来的钱买卖其他股票,朱一栋发现后多次警告,但并没什么卵用。2017年2月底,李卫卫操作购买的另外一只股票爆仓,连续两个跌停,被平仓出局。


而当大连电瓷的股价出现大幅波动时,朱一栋不得已用自己公司账户的钱来维护股价,该账户操控的资金高达10亿,自然很容易就被调查人员注意到,本案的幕后主使也随之暴露。


不过,这笔钱并没能阻挡住大连电瓷的暴跌,3月,朱一栋不得不以重大资产重组的名义让股票停牌,但12月复牌后股价仍是一泻千里,大量中小投资者被套牢,一同被套的还有前海开源、民生信托、广州期货、方正东亚信托和粤财信托等一大批金融机构。


此前,大连电瓷的法定代表人是窦刚,17年1月24日的时候变更为朱冠成,也就是大连电瓷股价即将达到巅峰的时候。办案人员见到上市公司的董事长朱冠成,发现他对上市公司的事务根本不熟悉。事实上,朱冠成已经是退休状态,朱一栋才是大连电瓷所有信息的决策人。



到18年年底,“东窗事发”的阜兴系开启变卖资产的还债模式,其中就包括了大连电瓷。由于大连电瓷价格便宜,还是高压特高压行业重要的绝缘材料生产企业,极具壳价值,它最终以8.12亿的拍卖价卖给了杭州锐奇。


当旁氏遇上自融


时至今日,大多数人都能明了,阜兴的私募基金是个“旁氏 自融”的资本运作把戏


当然了,旁氏和自融还有所不同。旁氏,核心在于“承诺高息,借新还旧”;而自融,则是“自己募资自己用”。


而朱老板之所以能一人打通这两个把戏,秘诀就在于通过“关联公司”和“私募壳”打通了资金端和资产端。资金端负责制造概念融资,资产端为这些概念找到落地的伪装;而实际上都听命于朱老板一个人的指挥棒。


如果要反思阜兴案,第一点就是警惕既掌握“资金端”,又掌握“资产端”的金融集团融资。像阜兴和意隆的自我介绍就很有典型意义:


阜兴集团是一家集商业地产、资产管理、金融、稀有金属、健康医疗、贸易和文化传媒等产业于一体的大型民营集团,下属分(子)公司近 100 家,员工 3800 人。


意隆财富依托投资方上海阜兴实业集团有限公司强大产业平台,借助其多元化的综合产业布局,与实体经济紧密结合,优先获取众多优质项目资源。


所谓的“优先获取众多优质项目资源”,其实就是“关联交易更方便”。自融这把戏不算少见,但在目前流动性退潮的大背景下,这个故事它是圆不回来的。对于那些热衷于拿金融牌照的大型集团发的、实际投向为集团内部融资项目,可以直接pass 。毕竟一手募集资金,一手掌握资产,自融风险太大了。


至于“旁氏骗局”的问题,就得关注底层资产,不要迷信“过往历史完美兑付”等类似宣传。由于私募基金的交易对手资质差,有个别违约、逾期的污点算是比较正常。重要的是违约之后如何管理,是否足够专业、尽责。宣传“完美兑付”,要么是刚成立没做多少项目,要么是不诚实,要么就是挪新还旧。


说到最后,其实私募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个自吹自擂的“PPT生意”,它们之中是有真材实料的,也有靠财技和包装忽悠的。不管怎么说,有“备案”和“托管”仅仅只是个入门,私募考察的不只是收益、期限、项目,还有个最为重要的信任问题。


部分来源自第一财经、大话固收等

如有侵权,请联系后台删除


喜欢厂长的朋友,为了防止“走散”,赶紧长按下方二维码添加下厂长个人号吧。大家可以向厂长爆料,也可以聊聊私募那点事。


往期回顾


《年化30%VS60%,私募真的不如公募?

《中融信托10亿兑付危机:“政信”项目也顶不住了?

《2019私募圈十大未解之谜(下)》

《2019私募圈十大未解之谜(上)》

《信托2019:4600亿天雷,金融贵族衣冠南渡》



如果觉得文章还不错,不妨点击右下方“在看”,分享给更多的朋友~
文章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推荐
嗨牛财经 版权所有 © 2014-2019 粤公网安备44010402001139   粤ICP备14041788号-1
用户登录 关闭
还没有嗨牛账号?立即注册
嗨牛财经公众平台 关闭
可在嗨牛财经微信端获得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