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牛财经

刚刚,创始人呼吁政府救救ARM!400亿美金卖给英伟达将是行业灾难?




版权信息|文来自中国企业家杂志、虎嗅、智东西、半导体行业观察、机器之能、芯视点、21世纪经济报道,转载注明来源!

9月13日,英伟达宣布从软银(Softbank)手中购买英国手机芯片设计厂商ARM的要约。如果成交,400亿美元的收购价格,将使这起交易锁定在半导体行业有史以来规模最大交易的位置上,而英伟达也将成为芯片行业的巨无霸。
根据英伟达、软银和ARM董事会批准的交易条款,英伟达将向软银支付总计价值215亿美元的英伟达普通股和120亿美元的现金。此外,在ARM满足特定财务绩效目标的前提下,软银可能还会获得最多50亿美元的现金或股票。英伟达还将向ARM员工额外支付15亿美元期权。
但此项交易尚需获得中国、美国、欧盟和英国的批准,预计监管审批可能需要长达18个月时间。

为何转手ARM

2016年,软银斥资320亿美元收购ARM。为了买下ARM,孙正义首次减持阿里巴巴股票,套现100亿美元;随后又将盈利状况良好的芬兰游戏公司Supercell卖给了腾讯,获得86亿美元,为收购ARM提供了流动性。毫无疑问,ARM体现了孙正义在物联网方面的野心。
ARM本身不生产任何终端产品,不设计最终出售的芯片。ARM的商业模式是IP授权模式。2016年~2019年,ARM共签署的授权许可总数分别为1442、1557、1694、1767个,是全球最大的芯片IP(知识产权)供应商。 ARM的CPU架构几乎支持着全球九成以上的手机芯片,包括苹果、高通、三星、联发科和华为等在内的芯片和智能手机巨头都长期依赖ARM。
按照原计划,孙正义的目标是让ARM在2023年7月10日前上市。
从2015年到2019年,ARM的总营收都在不断上升,ARM在研发上的投入也在逐年加大。2017至2019年,ARM的研发投入均在7亿美元以上,占总营收的40%左右,这包括招聘了大量的员工和对新技术的开发投入。
在收购时,孙正义还承诺将在五年内使ARM在英国员工人数增加一倍。据软银财报,ARM已从2016年的4852名员工,增长到2019年的6738名,共增加了1886名员工,其中技术人才占据近80%,高达5375人。
但研发大幅投入的同时,2017年以后ARM的净利润不断下降。2015年ARM的利润为8.43亿美元,到2019年ARM的净利润仅为2.76亿美元。
尽管孙正义对ARM的投入不遗余力,但疫情进一步放大了ARM的收入威胁。软银在财报中指出,由于新冠肺炎疫情的暴发,下一财年,消费类电子设备的出货量可能会下降,导致技术使用收入下降,而面临收入下降的半导体公司可能会推迟许可决定,导致技术许可收入下降。
此外,随着愿景基金出现问题,包括WeWork在内的多项投资计划导致软银出现约125亿美元的营运亏损,软银的债务和财务危机迫使其不得不改变计划。
孙正义收购Arm的时候,称这是他此生最重要的收购交易。但从投资回报的角度来看,投资Arm又是孙正义一笔血亏的买卖。软银持有Arm四年,只增值了80亿美元。但当初为了筹资收购Arm,孙正义不惜减持阿里巴巴股票套现了100亿美元。那个时候阿里股价还在80美元左右,现在则是270美元上方。
今年以来,软银通过出售部分T-Mobile股份、阿里巴巴股票期权合约、旗下电信子公司、软银电信子公司21.7%的股份等,大力实施筹资计划。截至8月初,其4.5万亿日元的筹资计划已完成95%。如今,孙正义最为看重的ARM,也走到出售的节点。
今年8月12日,软银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发布后的第二天,孙正义公开表示,他正在考虑出售ARM的部分或全部股份,并已经在就该事宜展开谈判。
苹果、台积电、富士康、高通、英伟达一度都曾是这笔交易的潜在买方。最终,这笔交易落到了英伟达身上。英伟达创始人、CEO黄仁勋表示,他看重ARM的商业模式,并希望扩大其广泛的客户基础,他强调英伟达为此次收购花费了大量资金,没有动机做任何会导致客户背离的事情。

中国科技界将受哪些影响

今年7月,英伟达首次超过英特尔成为美国市值最高、全球第三大半导体厂商,市值领先英特尔近1000亿美元,仅次于三星电子、台积电。目前,英伟达市值超3000亿美元。
英伟达收购ARM,或使华为等中国企业的现状雪上加霜。据虎嗅报道,华为海思等中国企业已经获得了ARM v8的永久授权,因此至少在目前的架构体系之下,国内半导体设计厂商的后续规划工作并不会被打乱。当ARM被英伟达收购成为美国公司,未来的授权就更加困难,甚至设计能力也都要被锁死,毕竟海思等企业使用的都是ARM公版架构。而假若得不到及时授权,中国半导体设计公司都将面临产品迭代进度趋缓、竞争力落后的难题。
兴业证券则指出,若此次交易成功,不仅仅是华为,被列入到“实体清单”中的所有中国科技企业都可能将遭受芯片断供问题。这就意味着,不少中国芯片设计公司不得不寻找ARM的替代品,而这也会对ARM的业务构成影响。
“如果成交了,对中国总的而言弊多于利。”一位国内IP行业人士也对AI财经社表示。
此外,在中国这个全球最重要的Arm芯片市场,Arm的客户们更有理由担心。
在Arm之前,2018年高通曾计划以440亿美元收购恩智浦,结果被中国否决。高通最后只能支付恩智浦20亿美元的分手费。 
“当初英伟达收购Mellanox时,也是花了一年多才获得中国的许可。“前述人士表示,“我猜英伟达就是在赌局势会不会更紧张,可以一年内搞定英国、美国和欧盟另外三方的许可,等最后局势稳定了再去走中国流程。”
针对中国的情况,黄仁勋表示,对于得到中国监管机构批准有信心,也有办法解决中国合资企业的管理问题,情况“在控制之中”。

刚刚,ARM创始人呼吁政府救救ARM

在早前,他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曾表示,将Arm卖给Nvidia将会是一个行业灾难。而在今天交易宣布之后,他直接发表了一个公开信,要求政府“救救”Arm。
以下是公开信译文:
尊敬的首相,
作为arm的创始人之一,我(指代本文作者Hermann Hauser)非常关注Arm出售给英伟达这个交易,而这封信则是我在剑桥的同事和英国的金融和电子产业的人共同签署的。
首先,我们担心成千上万名Arm员工在剑桥的工作受到影响。当总部迁往美国时,这将不可避免地导致英国失去工作机会和影响力,正如卡夫(Kraft)当初收购吉百利(Cadbury)时所看到的那样。
其次,将Arm出售给Nvidia将破坏Arm的商业模式的根本,该模式原本可以被称为半导体行业的“瑞士”,与500多家被许可人以平等的方式交易。他们大多数是Nvidia的竞争对手,当中有不少英国公司。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那就是从长远来看,这是国家经济主权的问题。
Arm是英国仅存的领先技术公司,Arm在手机微处理器方面占据主导地位。它的市场份额超过95%。英国受到谷歌,Facebook,亚马逊,Netflix,苹果等公司在美国技术领域的统治。由于美国总统在与中国的贸易战将技术优势“武器化”,因此除非英国拥有自己的讨价还价武器,否则英国将成为附带受害者。Arm为苹果,三星,索尼,华为以及几乎世界上所有其他品牌的智能手机提供动力,因此可以对他们施加影响。
将Arm出售给Nvidia意味着,Arm将受到美国CFIUS法规的约束。英国电子行业有数百家公司,雇用数以万计的人在其产品中使用ARM。其中许多产品出口到包括中国在内的全球主要市场,那就意味着他们都必须遵守美国CFIUS法规。
这使英国处于令人难以置信的立场,即关于允许Arm出售给谁的决定权将在白宫而不是唐宁街。主权曾经主要是一个地理问题,但是现在经济主权同样重要。将英国最强大的贸易武器交还给美国正在使英国成为美国的附庸国。
为此我们认为,必须满足以下三个条件才能完成这笔交易。且它们都必须具有法律约束力,否则将无用:
1、剑桥的工作保障。
2、Nvidia不得享有比其他Arm客户更优惠的待遇。
3、英国必须获得美国CFIUS法规的豁免,以确保英国公司不受限制地使用我们自己的微处理器技术。
出售给Nvidia的Arm的自然选择是将Arm在伦敦证券交易所公开上市,并再次使其成为英国拥有的公司,并拥有黄金股以保障国家经济安全。由于您已经花了5亿英镑帮助OneWeb走出第11章,对于英国来说,这并不像Arm那么重要,因此您可以花12亿英镑作为主要投资者在伦敦证券交易所进行IPO。首次公开募股一直是软银宣布获得流动性资金的途径。
如果您不为国家利益而进行此项交易,历史将不记你是将英国带出欧洲的人,而是记住你是那个将英国变成美国附庸国的人。
以下为英文公开信原文:
Dear Prime Minister,
As one of the founders of Arm I am extremely concerned about the proposed sale of Arm to Nvidia. This concern is shared by many of my colleagues in Cambridge, the UK financial and electronics industry who are all co-signing this letter.
Firstly, we are concerned about the impact on jobs in Cambridge where thousands of Arm employees work. When the headquarters move to the US this will inevitably lead to the loss of jobs and influence in the UK as we have seen with the Cadbury takeover by Kraft.
Secondly, the sale of Arm to Nvidia will destroy the very basis of Arm’s business model which is to be the Switzerland of the semiconductor industry dealing in an even-handed way with its over 500 licensees. Most of them are Nvidia’s competitors. Among them are many UK companies.
Thirdly, and most importantly for the long term, it is an issue of national economic sovereignty:
Arm is the only remaining UK technology company, with a dominant position in mobile phone microprocessors. It has a market share of over 95%. The UK has suffered from American technology dominance by companies like Google, Facebook, Amazon, Netflix, Apple and others. As the American president has weaponised technology dominance in his trade war with China, the UK will become collateral damage unless it has its own trade weapons to bargain with. Arm powers the smartphones of Apple, Samsung, Sony, Huawei and practically every other brand in the world and therefore can exert influence on all of them.
A sale to Nvidia will mean that Arm becomes subject to the US CFIUS regulations. There are hundreds of companies in the UK electronics industry employing tens of thousands of people who use ARMs in their products. Many of them export to major global markets including China. They will all have to comply with the US CFIUS regulations.
This puts Britain in the invidious position that the decision about who Arm is allowed to sell to will be made in the White House and not in Downing Street. Sovereignty used to be mainly a geographic issue, but now economic sovereignty is equally important. Surrendering UK’s most powerful trade weapon to the US is making Britain a US vassal state.
There are three conditions that are imperative for this deal to be allowed to go through.
They all have to be legally binding or they are useless:
1、Job guarantees for Cambridge.
2、Nvidia must not gain any preferential treatment over other Arm licensees.
3、Britain must get an exemption from the US CFIUS regulation so that UK companies are guaranteed unfettered access to our own microprocessor technology.
The natural alternative to an Arm sale to Nvidia is to take Arm public on the London Stock Exchange and make it a British owned company again with a Golden Share for national economic security. As you have spent
网友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 合作伙伴:云掌财经
嗨牛财经 版权所有 2014-2019 © 粤ICP备14041788号 粤公网安备4401040200113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