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牛财经

上市三年半一毛现金没赚到,业绩持续稳定下滑,禁售期刚过大股东违反承诺也要减持!钧达股份:“游戏”A股

作者 | 木鱼

流程编辑 | 小白




如果可以随意豁免,还要承诺做什么。


预备起,唱:冷冷的夜里北风吹,找不到人安慰,当初的誓言太完美,让相思化成灰。

不得不说,咱们A股有不少上市公司也有这么一个特色,先承诺,然后再耍赖。


对此,风云君其实早就已经见怪不怪了。


这不,先有掌阅科技大股东解禁期一到,就撕毁承诺(下载市值风云APP,搜索“掌阅科技”,阅读全文),又有钧达股份(002865.SZ)紧随其后,姿势手法如出一辙。


有句糙话,实在不当讲,风云君先憋住不说,来为大家讲讲事情的原委。


一、又现承诺豁免!那承诺还有何意义?


2020年11月20日,在钧达股份的董事会上,审议通过了《关于豁免公司控股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实际控制人股份锁定自愿性承诺的议案》。


这份议案,还要追溯到2017年4月份的首发上市。当时,钧达股份的股东中汽塑料、杨氏投资、陆小红作出如下承诺:



简单说,就是在首发股票解禁后两年内每年减持股票总量不超过减持年度上年末所持海南骏达股票的20%;如有违反,则每笔减持金额的20%归上市公司所有。


另外,杨氏投资股东之一、公司董事、高管徐勇、徐卫东及其配偶陆小文、陆玉红还做出了如下承诺:



豁免议案是什么意思呢?意思是说,控股股东忆当初年少无知,醉酒许下诺言(也可能为了稳住各方先许个空头支票),现在终于酒醒了,反悔了,之前说的所有都不作数了,于是乎就发个公告通知大家一下。


其实原本这个承诺也用不着豁免,控股股东大不了将减持金额的20%上交上市公司就是了,奈何人家怎么可能吃这个亏?


于是,才有了这份豁免议案。事实上,这份豁免议案还需要股东大会的审议通过后才能生效,但大股东们已经等不及了。


在董事会通过豁免议案公告的当天,上市公司就签订了一份股份转让及资产置出的合作框架协议。


这份协议的具体内容为,上市公司将重庆森迈、苏州新中达两家子公司100%股权,转让给股东杨氏投资,作价按评估值与1.70亿元孰高原则确定。



另外,为筹集资金,杨氏投资计划将上市公司15.00%的股权转让给嘉兴起航,作价约3.00亿元。股权转让与资产置出互为前提,缺一不可。这一前一后,杨氏投资还能剩下近1.30亿元。



但是,杨氏投资可不这么认为,人家有充分的理由。此次转让资产是为了剥离经营风险较高的资产,避免业绩遭受更大的损失,同时筹集资金积极拓展新的业务发展机遇。


嗯,一切都是为了上市公司好!



不得不说,有时候这控股股东耍起流氓来,那专业、娴熟、无底线、理直气壮的态度,让小股东们真是一点辙也没有。


虽然散户好欺负,但是上面还有人盯着呢。这事也引起了交易所的注意,还特地下发了关注函。


不过,控股股东当初拍着桌子作出的承诺都能说反悔就反悔,至于关注函怎么回复的,还重要吗?


既然已经学会了这种穿上裤子就不认账的行为,控股股东之前、以及以后作出的承诺或规划,那还还值得相信吗?是不是高兴了就履行,不高兴了就可以随便找一个豁免呢?


二、解禁不到半年,似乎早已做好准备


这就不得不提一提钧达股份在股权结构上的“优势”了。


钧达股份的实际控制人包括杨仁元、陆惠芬、徐晓平、陆小红、徐卫东、陆玉红、徐勇、陆小文和陆徐杨九人,他们都是杨氏家族的成员。



从上图的家族关系可以看出,这是一个以杨仁元、陆惠芬夫妇为首的祖孙三代之家。



在上市之前,杨氏家族直接和间接合计持有钧达股份91%股份;其中,中汽塑料、杨氏投资都受杨氏家族控制。


即使在上市之后,杨氏家族的持股比例也高达65.49%。可以说,钧达股份是一家名副其实的家族企业。



虽说,这次股权转让完成之后,杨氏家族仍然手握50.49%的股权,丝毫不影响其对上市公司的控制权。


但是人家承诺都豁免了,其他事还不是分分钟的事。



毕竟,控股股东的首发限售股已经解禁了。风云君仔细一算发现,这限售股的解禁时间还不到半年。



(数据来源:天眼查APP)


风云君发现,这位接手上市公司15%股权的嘉兴起航,似乎是特意为此次交易成立的。


根据天眼查数据显示,嘉兴起航的成立时间是2020年11月18日,也就是刚刚成立不久。并且,嘉兴起航的注册资本3.00亿元,恰巧与股权转让款相同。



(数据来源:天眼查APP)


从股权结构上看,嘉兴起航的控股股东是苏泊尔集团。这位控股股东大家都不陌生,曾经是家电品牌“苏泊尔”的创始者。


苏泊尔集团为何会对钧达股份感兴趣?咱们继续往下看。


三、客户集中度高,关系不简单


简单介绍一下上市公司的主营业务。


钧达股份的主要业务是汽车塑料内外饰件的生产和销售,主要产品包括仪表板、保险杠、门护板、装备业务等塑料配件。



从收入构成上看,仪表板是钧达股份的第一大收入来源,2019年实现营业收入3.94亿元,占营业总收入的48%。



另外,其他板块主要指模具与其他饰件的销售,也占据着重要位置,2019年实现营业收入2.74亿元,约为营业总收入的三分之一。


其实,钧达股份在成立之初,产品主要是定位于替代海南马自达普力马车型的进口注塑仪表板等内外饰件。


为此,成立时的规划产能,全部是为海马汽车进行整车配套的。随着海马汽车不断发展,上市公司的规模也得以不断扩大,后来还开拓了长风猎豹、四川野马、康奈可等客户。


其实,借助这一模式起家的汽车零配件制造商不在少数,这也是汽车零配件行业客户集中度较高的主要原因。



(注:2019年未披露前五大客户名称)


2015-2019年期间,钧达股份的前五大客户集中度虽然有所降低,但仍然大于50%,可以说相当高了。


其中,还可以看出,海马汽车扮演着十分重要的角色,尤其在2015-2016年期间,为上市公司贡献了超过三分之一的营业收入。


风云君还发现,钧达股份与海马汽车之间可不止供应商和客户这么简单。



海马汽车还是上市公司的股东之一,上市前的持股比例为4%,上市后稀释至3.00%。不过,海马汽车似乎在2018年解禁后就迅速减持了手中的股份,到2019年已经退出前十大股东名单了。


作为客户,可能是对未来的业绩判断太准确了吧。


四、客户效益不佳,下游需求下滑


说到这里,风云君不由自主的想到了海马汽车在2019年被质疑“卖房自救”而受到市场关注的情节。


有老铁可能也会发现,钧达股份对海马汽车的销售占比,在2017-2018年期间,突然由30% 下滑至不足20%。


是上市公司开拓客户卓有成效,还是其他原因?


风云君进而又想到了2019年低迷的车市,让不少车企都出现经营危机,猎豹汽车、力帆汽车、众泰汽车、华泰汽车从下半年开始就风波不断。



风波问题不是本文的重点,重要的是这些厂商好像都曾出现在钧达股份的客户名单中,并且业绩的下滑似乎也已对上市公司产生了不小的影响。


对此,上市公司也曾表示,2019年的前两大客户就因为销售收入大幅下滑,对产品的需求萎缩;另外,还有大客户在2019年因为经营效益问题,需求下滑,以致于跌出了前五大客户名单。



另外,风云君还在钧达股份2019年年报中披露的未决诉讼中,发现了力帆、华泰、猎豹等客户。


看来客户效益的下滑对上市公司的影响确实不小,具体影响到底有多大呢,咱们从财务数据的角度来体会。


五、上市后业绩稳步下滑,三年一毛钱现金没赚到


首先,记住一个关键的时间点,2017年,即钧达股份的上市时间。


从收入表现可以看出,2017年之后,钧达股份的营业收入就进入下滑的状态。



到2019年,钧达股份实现营业收入8.27亿元,同比减少了8.39%,已经连续下滑了两年。


净利润也是如此,2017年之后也进入下滑期。2019年,钧达股份实现净利润1,722.71万元,同比减少了58.85%,也已经连续下滑了两年。



另外,还可以发现,钧达股份的净利润在上市之前,就已经经历过一段不小的波动。2011年7,475.85的净利润,至今仍然保持着最高纪录。


换句话说,钧达股份2019年的利润规模,只有8年前的四分之一不到。



不过,营业收入和净利润还不是最惨的,还有现金流垫底。2017-2019年期间,钧达股份的现金流已经连续三年表现为流出状态,合计达-1.71亿元。


也就是说,钧达股份上市后业绩就刷刷变脸,并且连一毛钱现金都还没有赚到



从周转率上,也能体会出上市公司的艰辛,2011-2019年期间,应收账款周转率和存货周转率都在明显的大幅下滑。


六、新增产能消化成难题


于是乎,赚不到钱的钧达股份又打起了牌照的主意。


2018年12月,钧达股份通过发行可转换债券募集了3.20亿元,分别用于长沙、柳州两个基地的内外饰件项目建设。



由于不同的车型所需要的零部件不同,因此钧达股份的产品大都属于定制化产品,模具是为特定客户专门设计、开发的。


根据债券募集说明书中的披露信息,猎豹汽车是钧达股份目前在湖南地区的重要客户,此次在长沙的投资也主要是为了匹配猎豹汽车的需求。



考虑到猎豹汽车目前的状态,即使这一项目能够顺利投产,钧达股份确定能够顺利消化这些新增产能吗?


另外,风云君发现,上市公司首发募投项目也可能遭遇了客户业绩下滑的危机。



根据招股说明书中的信息,佛山、郑州两个生产基地,主要配套的是海马汽车、东风柳汽、长丰猎豹等汽车厂商。


一边是下游客户不容乐观的业绩,一边是上市公司热火朝天的扩产,风云君实在忍不住要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替这些新增产能的感到担忧了。


七、高管频繁辞职


最后,风云君发现,钧达股份的高管离职很频繁。

2017年6月30日,公司董事、董事会秘书、财务总监张先宇辞职;


2018年3月23日,副总经理王德斌辞职;


2019年5月28日,董事长王松林辞职;


2019年7月2日,副总经理莫红远辞职;


2019年9月3日,总经理刘小洪辞职。

上市之后,钧达股份的董事长、总经理、财务总监这些重要岗位,好像都换了个遍。高管频繁变动,具有一定的指标意义。


总结


钧达股份上市之后,业绩就下滑的一塌糊涂,现金流已经连续三年为负,面对上游客户的业绩下滑,却还在不停的投资扩产。


首发限售股刚刚解禁不到半年,杨氏家族就打算减持套现,甚至不惜反悔耍赖。


总之,已经积累了成功经验,未来再想承诺啥也不怕了,反正都是可以豁免的。那么,到底是专心经营,还是专注卖壳,就是杨氏家族说了算了。


免责声明: 本报告(文章)是基于上市公司的公众公司属性、以上市公司根据其法定义务公开披露的信息(包括但不限于临时公告、定期报告和官方互动平台等)为核心依据的独立第三方研究;市值风云力求报告(文章)所载内容及观点客观公正,但不保证其准确性、完整性、及时性等;本报告(文章)中的信息或所表述的意见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市值风云不对因使用本报告所采取的任何行动承担任何责任。

以上内容为 市值风云APP 原创
未获授权  转载必究
邮箱:mvlegend@163.com / 微信: yangfeng562933
网友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嗨牛财经
  • 热文推荐

  • 合作伙伴:云掌财经
嗨牛财经 版权所有 2014-2019 © 粤ICP备14041788号 粤公网安备4401040200113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