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嘉诚翻脸向昔日好友逼债 商业伦理亟需责任与担当


古人云,“商人重利轻别离”,商人逐利成为了近年来系列“撤资”事件中李超人最好的托辞。而近期的“逼债”事件更是给其“唯利是图”的形象增加了新的注解。

 

9月20日,五龙电动车(集团)有限公司(简称五龙电动车,00729.HK),以及旗下的五龙动力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五龙动力,00378.HK)盘中突然双双停牌。两家公司发布公告称,公司主席及执行董事曹忠,被李嘉诚(加拿大)基金会提出了破产呈请。



李嘉诚基金会表示,因曹忠欠款逾11.19亿港元无力偿还,故向法院起诉申请其破产。据公开报道,李嘉诚基金会于2011年投资中国资源交通集团有限公司(简称中国资源交通)债券,由曹忠先生作私人担保。而后,2016年中国资源交通违约,逾期至今未能全额偿还。因此,李嘉诚基金会向债券担保人曹忠先生追讨偿还。

 

什么人使得李超人以向法院“呈请破产”的方式来追债?原来,曹忠还是李嘉诚近20年的好友和商业合作伙伴,还是李嘉诚曾经盛赞的“内地派来的最优秀的企业家之一”。昔日生意伙伴要走到对簿公堂的地步,让人唏嘘!

 

曹忠早年学习勤奋刻苦,1978年考入浙江大学,1982年毕业后留校任教3年。之后,曹忠进入国家计划委员会长期规划司工作。再后来,曹忠南下广东,长期在广东省政府、金融系统工作。



对经济颇有研究的曹忠,2001年加入首钢总公司,并担任首长系四家港股上市公司——首长国际、首长四方、首长宝佳、首长科技的主要领导。

 

“首长系”顾名思义,“首”即首钢,“长”即李嘉诚的长实集团。

 

首钢与长实在20世纪90年代一共进行了五次并购,之后重组为首长系的四家公司。

 

1998年的亚洲金融风暴,让首长系公司陷入到亏损、负债的困境。此时的李嘉诚,与首钢的合作却几乎停滞,他对首长系公司的困境充耳不闻,没有任何注资挽救的行动。

 

眼看首长系公司陷入困境,曹忠临危受命,在掌舵之后做出了一系列重整行动,为四家公司理清了业务线。之后,首长系公司情况不断好转。

 

李嘉诚见此情形,商人的逐利本色再次显露,重新与首钢合作。

 

李嘉诚感叹地说:“我与首钢讲了十多年,四家上市公司就是四架飞机,要由优秀的飞行员来驾驶。现在终于派了优秀飞行员来,曹忠是我见过的内地派来香港任职的最优秀企业家之一。

 

后来的事实,也证明了李嘉诚的确不是在吹捧曹忠。曹忠不仅成功地让首长系公司起死回生、还让其总市值增长39倍,达到650亿港元。

 

2010年,曹忠卸任首长系公司的一系列董事职务,仅保留首长国际的非执行董事、兼董事会副主席一职,转任中国木业(代码:00269.HK,现为中国资源交通)主席、执董及行政总裁职务。

 

之后,李嘉诚也追随曹忠,旗下的基金会及加拿大怡东集团投资中国木业,成为其第二大股东。


2011年,中国木业发布公告,通过发行6年期可转债,募集资金30亿元,用于在内蒙古兴建及经营我国首条专为煤炭运输而设立的重载收费高速公路——准兴公路。

 

李嘉诚基金会认购了其中的14亿元可转债,年息为9%,时任中国木业董事会主席的曹忠为此提供了担保。

 

中国的煤炭资源,很大一部分集中在山西、陕西和内蒙古西部这片区域。这一地区位于中西部内陆,与东部用煤大省之间的交通不畅是历史老大难的问题。

 

作为我国首条重载高速公路,准兴公路的建立,极大缓解了内蒙古煤炭运输的瓶颈,是“西煤东送”的重要交通路线。

 

曹忠本人不是债务人,在中国资源交通的持股比例也较低,仅为5%左右。但为了缓解内蒙煤炭运输的难题,曹忠还是冒着风险,选择以个人名义为债务提供担保。



当时的煤炭行业,景气度很高,这条收费公路自然是赚钱的。早已习惯“坐地收租”模式的李嘉诚,选择增持中国资源交通股权。

 

2013年夏天,李嘉诚增持中国资源交通股权至28.55%。

 

但之后,国家“去产能”政策出台,受到大环境的影响,煤炭产量出现下降。准兴公路的卡车运煤量也随之下降,于是公路的经营遇到困难。

 

2016年,中国资源交通出现违约,逾期未向李嘉诚基金会全数归还有关债劵的本金及利息。

 

虽然中国资源交通遇到了一些困难,但这并不代表公司没有偿债能力。目前,中国资源交通正在进行债务重组,重组完成后,偿债能力会得到极大提升。曹忠作为担保人,承担的偿债风险就会小很多。


 


除了中国资源交通之外,曹忠担任董事局主席的五龙电动车,也是李嘉诚曾经投资的项目。

 

2010年,李嘉诚联手曹忠买壳嘉盛控股,在入主后将其更名为五龙电动车,正式涉猎新能源汽车行业。

 

为了尽早在新能源汽车领域分得一杯羹,李嘉诚多次增持五龙电动车。2015年,李嘉诚追加3.4亿增持五龙电动车,总持股比率曾达7.96%,一度成为公司第三大股东。

 

此后因为行业环境收紧,五龙电动车经营压力加大,出现持续亏损,李嘉诚也开始从五龙电动车中撤退。

 

2016年,李嘉诚将五龙电动车的持股量减少至4.93%,低于披露门槛;到了2017年9月底,李嘉诚已不在五龙电动车的前十大股东名单中。

 

当时五龙电动车第十大股东持股占比仅为0.04%,这意味着李嘉诚已清仓五龙电动车股份。

 

受到新能源汽车补贴退坡的影响,五龙电动车资金链目前出了一些问题,但这并不代表公司前景不值得看好。

 

五龙电动车拥有“三电”核心技术,整车系统集成方面的各类专利高达210项,旗下长江汽车是国内第五家获得发改委、工信部双资质认证的新能源整车企业。

 

电动车领域,是中国的民族企业对国外车企“弯道超车”的希望所在。但造一辆车何其容易,上下游涉及到的环节十分复杂,任何一个环节出问题,都会使企业遭遇困境。

 

五龙电动车在电动车设计、生产、电池正极材料、管理系统、组装等方面,都坚持从零开始自主研发。如此庞大的工程,注定了这家民族企业的发展不会一帆风顺,前进的道路充满了坎坷和曲折。

 

为了让本国的电动车屹立在世界汽车之林,五龙电动车的企业家们选择了继续坚持。

 

“不赚最后一个铜板,也不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据说这个是李嘉诚的商业哲学中的一条永远不变的规则。李嘉诚与曹忠的交往史也印证了“我是一个纯粹的商人”的座右铭。有利可图时,他就积极进场;无利可图时,他就翻脸不认人。

 

霍英东,李嘉诚,这两个生于上世纪20年代、仅相差5岁的香港商人,在行事风格上却有着天壤之别。

 

前者赤胆忠心,胸怀大局;后者谨小慎微,个人得失摆在第一位。

 

原本,霍英东是香港第一批富豪,但为了国家,先得罪港英政府,后冒险投资内地,让他失去了攫取更多财富的时机。

 

而李嘉诚,审时度势,踏足而行,没有十足的把握绝不冒进,这是他日后成就首富王冠的基石。

 

两个不同的人,两颗不同的心,谁优谁劣,自在人心。

 

商人永远是商人,而企业家的升华是来自于企业家精神。学者曾指出,企业家是经济发展的动力,是市场的驱动力量,是社会财富创造过程的核心。他的基础是追求利润,但其精神更是承担责任和理想。

 

中国企业今后发展的道路还很漫长,并且绝不平坦。新能源汽车产业是我国重点打造的战略新兴产业之一,但要在全球汽车产业上完成弯道超车,我们需要少一点商人,更多一点的企业家。

文章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嗨牛财经 版权所有 © 2014-2017 粤公网安备44010402001139   粤ICP备14041788号-1
用户登录 关闭
还没有嗨牛账号?立即注册
嗨牛财经公众平台 关闭
可在嗨牛财经微信端获得更多精彩内容